纵览新闻>哈里梅根恐威胁女王引爆“核弹” 一场王室狗血大战?

哈里梅根恐威胁女王引爆“核弹” 一场王室狗血大战?

  • 时间:2020/1/14 14:28:10
  • 来源:地球日报

来源 英国大家谈

连日来,哈里梅根突然宣布“引退”的消息给英国王室抛下“震撼弹”,有关矛盾和“大战”的各种说法持续发酵。英媒称,除了女王及众多王室成员愤怒之外,得知消息的菲利普亲王十分受伤,被气到“吐血”。

一名知情人士向《太阳报》透露,“他们的声明未获任何人准许,这打破了所有王室规则,这是在向王室家庭宣战”。1月13日,女王紧急召集一场史无前例的王室峰会,王储查尔斯、威廉和哈里到场,身在加拿大的梅根连线参加,以求尽快解决危机。而峰会前,媒体又爆出两个惊天猛料:一是,哈里梅根可能通过威胁女王获得自己想要的“协议”,他们正在考虑,一旦脱离王室生活的计划受阻的话,他们将接受媒体采访,讲述要退出王室生活的原因,而且采访将毫无保留地披露内情。媒体称,这可能会重演当年戴安娜王妃接受媒体采访引爆“核弹”一幕。《太阳报》称,哈里梅根的公关团队正在与脱口秀女王奥普拉保持联系。与哈里王子相识20多年的一位英国媒体人之前表示,哈里梅根与其他王室成员的关系恶劣,经常发生争吵。虽然其他王室成员可能认为,哈里夫妇很难相处,但他们感到,在王室中备受忽视和孤立无援,因此才决定退出王室生活。

二是,《泰晤士报》引述接近哈里梅根的消息人士披露说,威廉王子的霸凌态度导致他们被迫远离王室,威廉在初次见到梅根时态度并不足够友好等等。而今天,威廉和哈里紧急联合发表声明称:“尽管有明确的否认,但今天英国一家报纸刊登了一个虚假的故事,推测苏塞克斯公爵和剑桥公爵之间的关系。“对于非常关注心理健康问题的两兄弟来说,这种使用煽动性语言的方式是令人反感的,并且可能有害。”

王权深陷困境,史无前例的紧急王室峰会

哈里梅根“退群”一事牵涉面广,困难重重,英王室内的氛围也颇为紧张,一名高级助手向《星期日邮报》爆料“我从未见过王权陷入如斯糟糕境地”。

据《星期日电讯报》,女王、王储查尔斯、威廉和哈里四人将于1月13日在桑德灵厄姆宫(Sandringham)正式会面。商讨苏塞克斯公爵夫妇在退出王室核心圈之后的未来角色,而梅根也将在加拿大通过电话连线参与到会议中来。

据《每日邮报》,发布退出王室核心圈公告之后,当事人梅根随即在数小时内飞回加拿大,与儿子阿奇团聚,独留哈里与其他王室成员斡旋。

阿奇目前在加拿大,由保姆和梅根的名媛闺蜜Jessica Mulroney一起照看。从2019年感恩节到2020年元旦期间,哈里、梅根带着儿子阿奇一直住在加拿大一座价值千万英镑的海滨别墅中。

《星期日泰晤士报》指出,1月13日的王室峰会主要有4个重大议题:一、在英国本土和海外,哈里和梅根未来将代表英王室和政府承担多少公务;二、是否需要调整哈里和梅根的王室封号;三、哈里和梅根能从女王的“君主拨款”那里获得多少工资,又能从查尔斯王储那里获得多少资助;四、哈里和梅根自力更生的限度在哪儿,他们在多大程度上可获取商业收入。

《星期日邮报》认为,1月13日的王室峰会将是“史无前例的”,王室助手们会提交一份报告称,哈里和梅根若要脱离王室家庭,将面临着以百万为单位的财政“处罚”(税务负担)。一名高级助手爆料,各方正在探索一个“能让纳税人、现实和女王都认可”的解决之策。

此外,美国总统特朗普前脚通过社交网络表达了对“梅脱”感到难过,女王是个“伟大的女人”,不该经历这些。

据《星期日邮报》,在1月13日的王室峰会上,哈里将拿到一份文件,其中结合了英加两国税务机关在征税方面的讨论,预设了多种情况下哈里和梅根将面对怎样的高额税费。哈里和梅根若自立门户,肩上的经济负担或将以数百万镑计。

据《每日电讯报》,女王之前下令要求探讨出关于苏塞克斯公爵夫妇未来的“可行”角色,最好在72小时内讨论出个结果。哈里还有“公务”在身,1与16日要在白金汉宫履行王室职责,但关于他与梅根的未来职责若能讨论出个结果,哈里将能尽快飞到加拿大与梅根、阿奇团聚。

但Metro指出,知情人士认为,72小时并不足以定夺梅根和哈里夫妇未来在君主制内的角色。

报道称,敲定有关细节可能需时数周甚至数个月。此前白金汉宫发布的一份声明称“与苏塞克斯公爵及夫人的讨论尚处在早期阶段,我们理解他们想要寻求一种不同的方式,但这些都是复杂的议题,将需要时间去解决。”

“迅速解决此事符合每个人的利益。”一名知情人士向BBC爆料。

《每日电讯报》称,女王希望官员们“将危机转化为机遇”,规划出一份蓝图,让更年轻一代的王室成员有规章可循,其中包括第四代的乔治王子、夏洛特公主和路易小王子。

自立门户多难题

哈里和梅根一纸声明的背后,为何牵涉面极广,又有多少难题亟待解决?首要解决的必是财务“纠葛”。哈里和梅根寻求“财务独立”,辞职之后将放弃“君主拨款(Sovereign Grant)”这一王室“公职”成员才享有的工资,但是,他们没说要放弃“老爹银行”Duchy of Cornwall给的补贴。

图:“君主拨款(Sovereign Grant)”来自于纳税人的供养,君主持有的“皇冠地产(Crown Estate)”则向税务总署纳税,一进一出,形成闭环。据BBC,服务于男性王储的“金库”Duchy of Cornwall在2018至2019财年为查尔斯王储吸金2160万英镑,其中有500万英镑给了梅根和哈里,这对夫妇从Duchy of Cornwall获得的收入占总比重的95%。换句话说,哈里和梅根能从“君主拨款(Sovereign Grant)”拿到的收入仅占总比重的5%。《泰晤士报》则称,查尔斯王储及助手曾警告称,若哈里和梅根完全不履行王室职责,还是断掉给他们的财政支持为好。

另一方面,哈里和梅根尚有一些“老本”。哈里继承了母亲戴安娜王妃的部分遗产,价值约1300万英镑;已故王太后(the Queen Mother)也给哈里留下了约700万英镑遗产。

曾是女演员的梅根在《金装律师(Suits)》里一集拿3.7万至5万美元,嫁入英王室前身价约为500万英镑。

但“经济独立”还得靠开源。《每日邮报》指出,离婚后的戴安娜王妃被剥夺了高级王室成员专享的HRH殿下头衔,王室家庭并不想重蹈覆辙,因此并不想剥夺哈里和梅根的头衔。

哈里和梅根在辞职声明末尾用了苏塞克斯公爵及夫人的署名,其中大有文章可做。2018年3月,哈里和梅根就悄悄注册了Sussex Royal 网站,没有告知王室家庭;2019年6月,哈里和梅根又注册了Sussex Royal品牌商标,涵盖书籍、日历、慈善募捐和公共活动等门类。

四种开源可能性

BBC指出,哈里梅根能赚钱的门道可不少。其一,在万物可联名时代,无论是梅根还是阿奇,“带货”一家可接商业伙伴,Sussex Royal商标的注册意味着,哈里和梅根一家能够拥有自主品牌,生产多种类的产品。

哈里和梅根还能将品牌的商业合作伙伴关系与自家的慈善机构进行活动捆绑,也能产生一部分私人获利。“问题在于他们想做什么,”王室时尚评论员Elizabeth Holmes指出,哈里和梅根的任何举动都可能会被视为利用王室品牌牟利,这会为他们招致批评,“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会对此保持谨慎”。

其二,可著书立作,或许收入可观。梅根此前经营过一个时尚博客,曾担任英国Vogue客座编辑,表现出了爱写作的倾向,她又是有色人种年轻群体的榜样,哈里和梅根可堪比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夫妇,要知道奥巴马夫妇2017年卖书就值6000万美元。

其三,哈里和梅根不单想学奥巴马夫妇卖书,还想进军电视电影业,已在计划拍摄关于社会及政治活动的纪录片。哈里已与美国电视名流奥普拉(Oprah Winfrey)合作,要推出关于解决心理健康问题的系列电视,并计划在Apple TV播出。

其四,演讲中介JLA总监Jeremy Lee提出,若哈里梅根参加商业演讲,一场活动最高或可吸金50万美元,但如果公众反感二人,英企或对声誉上的风险更为谨慎。

梅根哈里面临双税

但开源设想再美好,税费仍是一个大问题。据《星期日邮报》,哈里可能面临着英加两国的双重征税,他所得的任何商业收入,或需分出两份税费,一份给英国,另一份给加拿大。如果哈里不愿意被双税纠缠,要么就只能放弃英国居留权,要么就别想移居加拿大。此外,梅根是美国公民,无论她住在哪里,她在全球任何地方获得的收入都将需要反补税费给美国。

此外,哈里和梅根还希望保留他们在温莎堡的Frogmore Cottage宅邸,作为他们“在英国的家”。

2019年,这对新婚夫妇花费了240万英镑重新装修Frogmore Cottage,全部由纳税人买单。《星期日邮报》指出,如果这对夫妇既要自立门户,又要保留温莎堡Frogmore Cottage作为他们在英国的家,或需按照正常的商业标准支付房租。

安保涉多国安全协调

除了财务“纠葛”,哈里和梅根的安保也是个问题。BBC指出,哈里和梅根所动用的安保费用虽未曾明示,但他们在英国的安保费用预计高达百万英镑。伦敦警察厅将对此作出一份全面审查,交呈女王,供英国各方参考。据《星期日邮报》,英国内政大臣Priti Patel及安全部长Brandon Lewis正在推动为哈里和梅根保留皇家安保,不管梅根和哈里未来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然而安保涉及到的不仅有本国经费问题,同时事关多国安全。哈里和梅根对“北美”的定义,不仅限于加拿大,还包括梅根母亲Doria Ragland所在的美国加州。

《卫报》灵魂拷问,如果哈里和梅根真的要英国、北美两头飞,且不说跨国安保费用可能有多惊人,英国的保镖人员怎么与北美的安全律法相协调呢?《卫报》一针见血地提醒,特权意识可是扼杀大众对王室热情的最快途径。

与媒体硬刚

另一方面,哈里和梅根也承受着心理上的苦痛。《星期日邮报》指出,各方对哈里梅根的心理健康感到担忧,哈里尤为严重,而梅根曾向友人表示,搬到北美能把她从“有毒的”英国生活中解放出来。

《卫报》指出,哈里的王室之路总是如此艰辛。母亲的早逝给他投下长长的阴影,媒体聚焦着他少年犯浑,也对他的浪漫关系和后来的婚姻有着非凡的兴趣。但不像哥哥威廉,哈里永远难以适应媒体,如今依旧轻视摄像机和记者提问。显然,他厌烦王室工作的仪式面。

梅根一直受英媒“宠爱”,然而梅根嫁入英王室6个月之后,她与英国小报的蜜月期就结束了,曾经被称赞给英王室带来新风的梅根变味成了“难缠的公爵夫人”(回顾请戳:“梅根从新宠到被嫌弃,英国小报为何对她大翻脸?”)“没有多少人问我可不可以,”梅根在2019年9月的南非之行记录片中表情失落地说,她也在这场访谈中谈及孕期的脆弱和迎接新生儿的挑战,“事情很多。”

想要跟媒体对抗,正是哈里和梅根撂担子的重要原因之一。如果是作为王室“公职”成员,哈里和梅根将不得不接受王室轮值规则(royal rota),对于王室家庭操办的活动,英国媒体将自动享有准入权,可详尽报道王室活动。

但是,如果哈里和梅根成功自立门户,便可对媒体竖起一面屏障,这对夫妇已经在新的Sussex Royal 官网挂出了与媒体相处的新模式框架,明确不再参与royal rota,拟将全面自主把控公共关系。

王室家庭分道扬镳

事到如今,王室高级成员惊也惊了,怒也怒了,女王深感受伤,但头戴王冠必承其重。“在我们的人生中,我总是对弟弟环绕臂膀,我再也不能如此了。”《星期日泰晤士报》引用威廉王子原话,爆料威廉王子向友人表示,他一直支持弟弟,能帮则帮,对于弟弟如今的决定感到难过。

一名知情人士称,“麻烦之处在于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星期日邮报》认为,由于哈里和梅根的诉求事关王权,涉及到国体,也就变成了一个问题。

另一方面,民间也有不少支持哈里和梅根的声音,并且呈现出了“代沟”。《星期日邮报》的民调显示,千禧一代更倾向于支持哈里和梅根从王室核心圈隐退到二线,而“婴儿潮一代”相反。

女王一生克己尽职,当低调内敛变成了大众对王室的默认预设,张扬的好莱坞明星梅根便成了异类;然而,对于追求活出自我的新一代而言,梅根是一个励志榜样。

克己与活出自我,两种不同的人生观,在英王室这样一个特殊的框架中,产生巨大碰撞。在媒体的聚焦下,矛盾再度被放大。但故事总会有个结局,他们或许将各自掉转船头,年迈的女王将迎着日落,以克己为旗号,带着继承者一脉,领着满目疮痍的帝国之船踏过风浪,与追求自我价值的哈里梅根渐行渐远。

欢迎关注更懂英国的微信号

“英国大家谈”(ukdajiatan)

— The End —

文/KL,编辑/Sun,

文章参考Daily Mail, The Times, BBC,

Telegraph, Guardian, Town and Country,

Mirror, Metro, The Sun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王室英国

2020/1/20热点新闻

©2020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