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美国众议院弹劾特朗普文件全文 “两宗罪”有何意味?

美国众议院弹劾特朗普文件全文 “两宗罪”有何意味?

  • 时间:2019/12/11 12:53:43
  • 来源:地球日报

来源 世界说

编者按

当地时间12月10日,“通乌门”曝出约三个月后,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终于公布了弹劾总统特朗普的条款。

特朗普的“罪名”有两条:滥用权力和妨碍国会。这很容易令人联想起当年的尼克松,但仍难以断言他是否会重蹈尼克松当年被迫辞职的命运。

不管怎么样,众议院闪电公布“弹劾条款”,算是将弹劾特朗普的程序推进了一大步。接下来,针对特朗普的弹劾将在众议院进行全体表决,通过后将交付参议院表决。但在大选前夕,要让共和党占优势的参议院通过一个针对共和党总统的弹劾案,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

至今,美国有四位总统经历过弹劾程序,但没有一个总统因为被弹劾而下台。为了制衡总统的权力,美国的国父们授予国会弹劾总统的权力。但国父们在制定宪法时,并没有看到如今的驴象之争——在如今政治理念极化、两党分控两院的态势下,弹劾是否还能有效制衡总统的权力?此事又将如何影响明年的美国大选?这些问题只能等待未来回答。

以下为美国众议院对弹劾特朗普条款的解释全文翻译

决议

因重罪与轻罪,弹劾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唐纳德·约翰·特朗普。

现决定,美利坚合众国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因重罪与轻罪被弹劾,同时批准将以下弹劾条款递交合众国参议院:

以下针对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条款,由美利坚合众国众议院以其自身及美利坚合众国人民的名义递交,将维护和支持其因重罪与轻罪而对总统启动的弹劾。

条款一:滥用权力

宪法规定,众议院“应当具有独有的弹劾权力”,而总统“因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和轻罪,被弹劾而判罪者,应免职”。在他行使合众国总统职权期间,及其违反“将忠诚地执行合众国总统职务,竭尽全力,维持、保护和捍卫合众国宪法”的宪法宣誓内容,违反“应注意使法律切实执行”的宪法职责期间,唐纳德·J·特朗普滥用了总统权力,见以下事项:

使用其最高职务之权力,特朗普总统向一个外国政府——乌克兰——请求干预2020年合众国总统选举。他通过一组或一系列行为完成此事,包括请求乌克兰政府公开宣布某些调查,这些调查将会有利于他的再次竞选,损害一名政治对手的选举前景并对2020年合众国总统选举施加有利于他的影响。特朗普总统也寻求通过为合众国政府对乌克兰具有重大价值的正式行动设置与后者公开宣布其调查相关的条件,来施压乌克兰政府采取这些步骤。出于腐败的、谋求个人政治利益的目的,特朗普总统涉入了这一组或一系列行为当中。在进行此事时,特朗普总统以一种危害合众国国家安全、削弱合众国民主程序完整性的方式使用了总统权力。他因此罔顾并损害了国家利益。

特朗普总统通过以下方式涉入了这一组或一系列行为:

直接或通过其在合众国政府内部及外部的代理人行事,特朗普总统腐败地请求乌克兰政府公开宣布对于以下对象的调查——

(A)一名政治对手,前副总统约瑟夫·R·拜登;以及

(B)一种由俄罗斯推行的不可信理论,声称是乌克兰——而不是俄罗斯——干预了2016年美利坚合众国总统选举。

出于同样的腐败动机,直接或通过其在合众国政府内部及外部的代理人,特朗普总统将上述他所要求的公开宣布调查设置为两项正式行动的条件——

(A)释出国会在两党基础上批准的、以向乌克兰提供反对俄罗斯入侵的关键军事与安全援助为目的的3.91亿美元合众国纳税人资金,该项目此前已被特朗普总统下令暂停;以及

(B)一次白宫首脑会议,乌克兰总统谋求该项目以表明合众国对于面临俄罗斯入侵的乌克兰政府的持续支持。

在其行为有向公众泄露的可能性之际,特朗普总统最终释出了对乌克兰政府的军事与安全援助,但仍坚持公开地、腐败地催促和请求乌克兰为其个人的政治利益进行调查。

这些行为与此前特朗普总统邀请外国干预合众国选举相一致。

在所有上述行为中,特朗普总统滥用了总统的权力——为了获取不当的个人政治利益,他罔顾并伤害了国家安全以及其他重要的国家利益。特朗普总统也背叛了国家——他滥用其最高职权支持一外国势力腐化民主选举。

为此,通过这些行为,特朗普总统已经表明,如果继续留任总统,他仍将对国家安全和宪法产生威胁;并已经在以一种和克己与法治精神严重不相容的方式行事。因此,特朗普总统应当被弹劾、审判、免职,取消在国内担任任何有荣誉、有责任、有俸给的职务之资格。

条款二:妨碍国会

宪法规定,众议院“应当具有独有的弹劾权力”,而总统“因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和轻罪,被弹劾而判罪者,应免职”。在他行使合众国总统职权期间,及其违反“将忠诚地执行合众国总统职务,竭尽全力,维持、保护和捍卫合众国宪法”的宪法宣誓内容,违反“应注意使法律切实执行”的宪法职责期间,特朗普总统前所未有地、明确且肆意地挑战了众议院依据其“独有的弹劾权力”签发的传票。特朗普总统以一种冒犯和颠覆宪法的方式滥用了其总统权力,见以下事项:

众议院已经开展了一项弹劾调查,该调查聚焦于特朗普总统向乌克兰政府作出的干涉2020年合众国总统选举的腐败请求;作为这一弹劾调查的一部分,相关委员会发出了服务于调查的传票,以求从多个行政部门的机构和办公室以及在任和离任官员获取对调查至关重要的文件和证词。

作为回应,特朗普总统在没有任何合法原因或理由的情况下,指示行政部门的机构、办公室以及官员不得响应这些传唤。特朗普总统因此利用总统的权力干涉了众议院的合法传唤,并擅自篡夺了对众议院行使其宪法赋予的“独有弹劾权力”至关重要的相关职能和裁决。

特朗普总统通过以下方式滥用了其最高职务权力:

指示白宫公然藐视合法传唤,拒绝提供相关委员会向其索取的文件。

指示其他行政部门的机构和办公室公然藐视合法传唤,拒绝向委员会提供文件和记录。因此,国务院、行政管理与预算办公室、能源部以及国防部拒绝提供任何文件或记录。

指示现任和前任行政分支的官员不与委员会合作。因此,9名政府官员拒绝出庭作证,他们分别是Michael “Mick” Mulvaney、Robert B。 Blair、John A。 Eisenberg、Michael Ellis、Preston Wells Griffith、Russell T。 Vought、Michael Duffey、Brain McCormack和T。 Ulrich Brechbuhl。

这些行为与此前特朗普总统危害合众国政府调查外国干涉合众国选举的行为相一致。

通过这些行为,特朗普总统试图毫无根据地赋予自己决定有关其自身行为的一次弹劾调查的适当性、范围和性质的权利,并赋予自己在众议院行使其“独有弹劾权力”时拒绝向其提供任何信息的特权。在这个共和政体的历史上,还没有任何一位总统曾下令彻底违抗弹劾调查,或者曾如此全面地妨碍和阻止众议院调查“重罪和轻罪”的能力。这些对职权的滥用服务于掩盖总统本人反复的不当行为之目的,以及试图攫取和控制弹劾权力——并因此使众议院重要的、受到宪法保障的独有权力成为了一纸空文。

在这一系列行为当中,特朗普总统都在以一种有违其总统责任、危害宪政、侵害法律与司法事业并明显伤害合众国人民的方式行事。

为此,通过这些行为,特朗普总统已经表明,如果继续留任总统,他仍将对国家安全和宪法产生威胁;并已经在以一种和克己与法治精神严重不相容的方式行事。因此,特朗普总统应当被弹劾、审判、免职,取消在国内担任任何有荣誉、有责任、有俸给的职务之资格。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弹劾美国特朗普

2020/1/24热点新闻

©2020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