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特朗普让美国2020年的选举地图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特朗普让美国2020年的选举地图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 时间:2020/2/14 18:51:50
  • 来源:地球日报

来源 上海美国研究

《政客》杂志资深编辑查理•马特希安(Charlie Mahtesian)近日撰文称,美国总统特朗普改变了美国的选举地图,弗吉尼亚等传统关键州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而亚利桑那等州则成为关键战场,2020年总统竞选将在四年前谁都想不到的地区展开。

文章摘要如下:

2012年奥巴马启动连任竞选时,在弗吉尼亚州和俄亥俄州连续举行竞选集会,这两个关键摇摆州共有31张选举人票,对奥巴马赢得连任至关重要。仅仅8年之后,没有人再把二者视为关键战场。科罗拉多州、爱荷华艾奥瓦州等其他熟悉的战场州也正在逐渐从雷达上消失,然而,亚利桑那、佐治亚、明尼苏达甚至得克萨斯等几十年来都没有经历过混战的州,突然间要扮演关键角色。

你可以说特朗普想在2020年赢得明尼苏达州(一个诞生了休伯特·汉弗莱、沃尔特·蒙代尔和保罗·威尔斯通的自由主义摇篮)是白日做梦,或者说得克萨斯州不会真的成为摇摆州。但有一点似乎越来越无可争议:2020年总统竞选将在四年前谁都想不到的地区选举地带展开缠斗,而这一切是因为特朗普完全打破了原有格局。这不是一次历史性的调整,但也不仅仅是一个小插曲,特朗普搅乱了战场州地图,打破了长期以来关于通往白宫之路的陈词滥调。

特朗普当选前的选举地图相当稳定。1996年至2012年的连续5次总统选举中,50个州中有37个州投票支持同一政党的总统候选人。这提升了一小批核心战场州的地位。在大约一代人的时间里,战场州中最稳定的成员是科罗拉多、佛罗里达、内华达、新罕布什尔、北卡罗来纳、俄亥俄和弗吉尼亚,这些州的竞争是最激烈的。

2008年,奥巴马赢得了所有这些州。2016年,特朗普输掉了这些州中的大部分,但赢得了佛罗里达和俄亥俄这两个最大的州,还完成了一项几乎没人预料到的壮举:他让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变色”,赢得了这三个州的46张选举人票。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这三个州中没有一个州给共和党投过票,更不用说一起投票给共和党了。

凭借这一壮举,特朗普打破了人们已经习惯的总统竞选地图。此举最直接的后果是破坏了所谓的“蓝墙”。“蓝墙”指的是从东海岸到西海岸的北部18个州,这些州似乎为民主党提名人提供了结构性优势。在2016年大选前,这堵“蓝墙”几乎不可撼动,这是促使人们相信希拉里将轻松赢得选举的一个关键因素。

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都是“蓝墙”的一部分,明尼苏达州也不例外。在民主党保持了近半个世纪的绝对优势后,2016年希拉里仅以4.5万张选票的微弱优势赢得明尼苏达州,而特朗普当时在该州花费的资金和注意力有限,这让该州在特朗普连任竞选的愿望清单上名列前茅。

在所有这些中西部州,特朗普组建了一个“反奥巴马联盟”,努力提高自己在不断减少的白人选民中的支持率,并提高白人选民的投票率。他让民主党人在未来选择哪条道路的问题上进退两难:是把重点放在优先考虑年轻人、女性和非白人选民组成的“奥巴马联盟”的选举地图上?还是回归更传统的选举地图,优先考虑白人工人阶级?

认为俄亥俄州可能不会在总统选举中扮演关键角色的想法起初看似荒谬,但特朗普在2016年以8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该州,这是共和党几十年来优势最大的一次。两年后,尽管民主党在全国范围内表现出色,但俄亥俄州的共和党人赢得了所有州级行政职位。

与爱荷华艾奥瓦州一样(该州传统上是摇摆州,但今年可能不是),俄亥俄州的关键选民是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人口,这是特朗普的优势。根据美国进步中心鲁伊·特谢拉(Ruy Teixeira)和约翰·哈尔平(John Halpin)的研究,2016年,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人口占俄亥俄州选民的55%,特朗普赢得了其中63%的选票。在爱荷华艾奥瓦州,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占选民人数的62%,他们把57%的选票投给了特朗普。即使2020年这些数据下降,特朗普仍占据相当大的优势,这可能会让这两个州失去宝贵的摇摆州称号。

然而,在给民主党制造难题的同时,特朗普也给自己和未来的共和党候选人制造了一个难题。他那招牌式的民粹主义和白人不满政治提高了一些关键州的农村选民投票率,中西部的一些关键州尤其如此。2016年,这些州一半以上的选票是由未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投出的。尽管这让特朗普拿下了奥巴马两次拿下的五个州,但也埋下了一枚选举人团定时炸弹。这枚炸弹可能在特朗普离任后引爆。特朗普将共和党的未来与不断减少的白人人口联系在一起,同时加速瓦解了共和党的郊区选民基础,疏远了许多州的西语裔和少数族裔选民,而这些州的非白人选民比例正在上升。

这些转变已经在塑造特朗普连任地图的轮廓。拥有大量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选民和非白人选民的弗吉尼亚州和科罗拉多州让人们看到了这种前景。近年来,共和党在这两个州的支持率直线下降,让它们几乎完全被民主党控制。

长期支持共和党的亚利桑那州和佐治亚州(这两个州之前都不是核心战场州)变成2020年竞争最激烈的两个州。亚利桑那州在70年里只有一次投票给民主党,佐治亚州在过去36年里只投过一次。亚利桑那州的选情预计会非常焦灼,大多数观察人士都把它列为胜负难分的州。包括CNN和《纽约时报》在内的主要媒体现在首次将其纳入战场州民意测验。

佐治亚州对民主党来说是更难啃的“骨头”。就在2012年,佐治亚州还被认为是19个与总统选举无关的州之一,被排除在当年的出口民调名单之外。但过去四年,共和党正失去对该州的控制权。2016年,特朗普在传统上支持共和党的亚特兰大郊区遭遇挑战,最终仅获得该州50%的选票。两年后,民主党人史黛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发现了一条潜在的胜利之路。她通过促进选民登记和关注非裔美国人的投票率扩大了选民规模,并以距离赢得州长宝座只差5.5万张选票的优势赢得了州长一职。

然后是得克萨斯州。民主党人早就预测,该州不断变化的人口结构将使其从红州转向蓝州。虽然2012年奥巴马以16个百分点的差距输掉该州,但在2016年,由于郊区白领选民倒戈,特朗普在该州的表现远远不及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两年后,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差点击败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让得克萨斯州共和党建制派为之震惊。

2020年大选,民主党仍然很难赢得得克萨斯州,但如果特朗普的移民政策能够提高拉丁裔选民的投票率或该群体对民主党候选人的支持率,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至少,拜总统所赐,民主党在该州投入的竞选资源和时间可能比过去几十年都要多。

即使是选举制度非常奇怪的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编者注:这两个州的使用国会选区的办法,以内布拉斯加州为例,该州有五张选举人票,三个国会众议院选区各一张,外加国会参议院席位两张。候选人在每个选区获胜则得一张选举人票,在全州范围内获胜则得两张参议院选举人票。)部分选举人票由赢得全州选举的候选人获得,其他选举人票根据国会选区分配),也很可能在2020年占据中心舞台。11月,特朗普对独特的人口的吸引力可能会让他再次赢得以农村为主的缅因州第二选区的一张选举人票。但与此同时,他可能丢掉内布拉斯加州以城市和郊区为主的第二选区的一张选举人票,因为他在这里引起了很多反感。

这一切并不意味着特朗普引发了1969年著作《正在崛起的共和党多数派》中所设想的那种结构性变化——该书预测了新政联盟的终结和新保守派的崛起。总统的政治目标更加自恋,他的策略太过零和。

过去的总统竞选战略家们希望建立历史性的政党联盟,改变未来几十年的选举地图,而特朗普的竞选经理布拉德·帕尔斯凯尔(Brad Parscale)则设想了一个不同的未来。帕尔斯凯尔在一次演讲中阐述了一种超越摇摆州、政治地图和人口趋势概念的愿景,这种愿景并非植根于党派重组的幻想,而是与候选人特朗普的家族以及他所拥护的风格和价值观紧密相连。在这一愿景中,政党从属于人格——一种重塑了选举地图的人格。帕尔斯凯尔称,“特朗普家族将打造一个持续数十年的王朝”,“推动共和党成为一个新的政党”。

本文编译自《政客》杂志网站文章How Trump Rewired the Electoral Map。译者:沈凯麒

图片来源于网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立场

责任编辑:陈佳骏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美国大选美国特朗普

2020/9/28热点新闻

©2020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

var _hmt = _hmt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0aeb9a8c71fc057327dc53dcbde2846b";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