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意大利的口罩风暴:“比战时的黑市买卖还疯狂”

意大利的口罩风暴:“比战时的黑市买卖还疯狂”

  • 时间:2020/3/26 11:28:16
  • 来源:地球日报

本文系欧罗万象原创,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翻译:晓丹

编辑:声几又石

“新冠专题”是欧罗万象为帮助中文受众全面、深入地理解欧洲疫情而新推出的译介项目。本期介绍意大利的口罩战争。意大利是全球新冠疫情的重灾区,口罩、防护服等需求量极大,而本国又并没有口罩相关的产业链,十分依赖进口,特别是从中国的进口。采购的过程如何进行?又遇到了哪些障碍?本文将有助于理解意大利口罩紧缺背后的逻辑。

原文标题:Coronavirus, le mascherine: prezzi gonfiati e sistema in tilt tra sciacalli e burocrati

https://rep.repubblica.it/pwa/generale/2020/03/20/news/coronavirus_i_prezzi_delle_mascherine_saliti_da_3_centesimi_a_5_euro-251839632/

意大利《共和报》,3月20日

记者:GIULIANO FOSCHINI, MARCO MENSURATI ,FABIO TONACCI

原文版权归意大利《共和报》所有

如果把当前全球的口罩市场比作鲨鱼成群的大海,那么意大利就是一条肥硕的金枪鱼。

我们是西方世界受新冠病毒打击最重的国家,这还不算完,在疫情横扫科多尼奥(Codogno)和沃镇(Vo’)一个月之后,医院、救护车、药店多次告急,声称一线防护品不足,尤其是大名鼎鼎的口罩。

我们已有17位医生牺牲和3359位医护人员感染。我们是意大利与全球投机者眼中的猎物。同我们有过合约的公司开始以“库存不足”为由违约,随后,这些“库存”又经第三方之手以比原价高 “166倍” 的价格出售。这种情况已在艾米丽亚·罗马涅、托斯卡纳、普利亚大区出现,并会流窜到其他大区。政府的行动则毫无章法:他们在“买手”机制之上成立了监管部门,也就是购买与生产专员(il Commissario agli acquisti e alla produzione),来约束这些从疫情爆发之始就霸占市场的“买手”——民防部、公共服务部门、区政府、各大地方卫生局、公益组织,它们彼此竞争,毫无成效。这与其他国家,如加拿大、巴西、伊朗和印度的做法大相径庭。

1900万口罩不翼而飞

我们让数字说话:1900万。这是民防部声称稳拿的口罩数目,却在一夜之间蒸发。那些跨国卖家曾信誓旦旦地确认订单,之后却以荒唐的借口毁约。民防部采购办公室里编了号码的合同因那些更有说服力的买家而灰飞烟灭:这些买家或者更有钱,或者更有势,或者……更迅速。这并不是屈指可数的几例,而是常态。

伦巴第大区每天需要30万医用外科口罩(一级一次性口罩,每4小时更换)才能满足一线的需要。艾米丽亚·罗马涅大区则需要25万。有些护士被迫一连几天用同一只口罩。民防部部长 Angelo Borrelli 预测意大利每个月对口罩的基本需要将达到 9000万只,与目前能供应的数量还有很大差距。尽管根据购买合同预计有5600万只口罩陆续到货,民防部目前仅收到800万只,并以每天平均120万只的速度分配到各大区。

比如罗马卫生局就已经多日滥竽充数地使用当地产的、品质低劣的纸口罩。这种情况对那些本来应该戴着专业口罩(FFp2或Ffp3)与感染了新冠病毒的患者接触的医生就更不利了,以至于工会对十几个地方卫生局发出了操作违法的警告。

普利亚大区的 3M 事件

政府官员Attilio Fontana喃喃道,“这市场上鲨鱼成群,我还真没想到……”。与此同时,他所在大区的重症监护室已处于崩溃边缘。要想摸清鲨鱼们的逻辑,必须远离风暴的中心,也就是远离米兰-贝加莫-布雷西亚(Brescia)这个三角地带。

以普利亚大区首府巴里(Bari)为例,早在新冠病毒还未出现的十月,当地卫生局就启动了一次对个人防护装置,如防护服、手套、护目镜和口罩的招标采购。说到口罩,显然是几乎独霸市场的美国跨国企业 3M公司稳操胜券。它生产的高品质呼气阀 Ffp3 口罩标价每只 1.25 欧元。单单Ffp3的订单当时就确认为18000只,总订单为约4万件防护物品,并有加单的可能。

1月初,当地卫生局了解到中国的情况后,当即决定下一笔大订单:按合约提3万件防护物品。然而,到货5000件。随后,传来缺货的消息。(昨天,在一顿扯皮之后,又有几百件物品被发送出来)。与此同时,巴里的卫生局收到了另外 8 间贸易公司的 3M 口罩报价,其中几家与3M公司有着稳定的业务关系。而价格与当时的招标价(1.25欧)相比 “小有浮动”:在 6 到10 欧之间。

“当前,我们面对的是全球范围的紧急状况,史无前例,且难以预测。”3M负责人对《共和国报》解释,“紧急状况导致了对个人防护装备的需求暴增,完全超出了生产部门当前的能力范围。从中国的疫情爆发开始,公司就开始提升世界各地生产线的产能,尽全力保证产品的输送,为医疗卫生部门提供优先支持。而意大利民防部门的订货单,目前排在首位。”

对巴里当地的卫生局来说,下周“预计发送更多物品”。3M说道。“但有一点需要说明,在紧急情况下我们并未破坏之前的商业规则:我们的价格保持不变,而其他零售商的出价不在我们掌控范围之内。”

“比战时的黑市买卖还疯狂”

发生在巴里的事件,也同样在艾米丽亚·罗马涅大区上演。当地的采购负责人看在眼里,不由伤感,“比战时的黑市买卖还疯狂”。

在疫情爆发之前,他们曾经联系了一家出售外科口罩的供应商,每只0.03欧元。2月到来,价格涨到了0.5欧。艾米丽亚大区下了3000万欧元的订单,目前未见成果。期间不少中间商造访了采购办公室,推销他们的“超值商品”:每只5欧的口罩。比原价整整高了166倍。托斯卡纳大区,Mediberg srl公司以0.03欧元每只的价格竞标成功。

随后,情况急转直下,公司开始抱怨无法买到制作口罩的原材料tnt。区政府被迫与售价1.6欧每只的供应商合作。Consip(公共服务部门)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3月9日,他们急匆匆地开始了招标,并对其中一组供应商提出了购买2400万口罩的要求,最后却仅购得770万口罩(由 Betatex、Benefis 和 Icr 生产),每只均价2欧。

超级专员在忙什么呢?

自相矛盾的是,口罩并不那么紧缺。目前中国的产量很大,每天有数百万只发送到反馈更及时的国家,如巴西和美国。意大利却毫无头绪,尽管寻找货源的负责人不在少数,似乎只有外交部长 Luigi Di Maio 在与北京大使馆通力合作之后从中国订到了数目多达1亿的口罩(外科口罩每只0.29 欧元,Ffp3每只1.5欧),预计于下周开始陆续抵达意大利。

这些天,外资与企业发展署(Invitalia)和民防部门的热线电话几乎被意大利商人打爆,每个都吹嘘着自己与某全球供货的中国供应商的交情(既供应外科口罩,又供应FFp2,FFp3 和N95)。

但是他们突不破官僚主义的高墙。《共和国报》碰巧看到一份日期为3月15日的报价,由一位企业家递到了专员 Domenico Arcuri 的写字台上(随后也转给了民防部长 Borrelli)。然而没人理会它。随后,这位意大利企业家 Filippo Moroni 接连发来几封邮件,说明报价的细节,如供货量将为5000万品牌“Ce” 的口罩,每只标价0.38美元,只需将一驾军用飞机派往深圳飞机场,将准备好的第一批货物运回。在报价中这样提到,“预计的供货量将是每日一百万只”。

这些邮件如石沉大海。Filippo又打了几次电话催促。当《共和国报》试图了解事件搁浅的原因,每次的回复因受访者而异,不外乎“货物品质问题”,及专员在记者招待会上给出的解释(其实专员并没有明确说出问题的实质),再以必须参加外资与企业发展署(Invitalia)招标的说法搪塞。

直到现在,意大利的口罩还不知所踪,而经 Moroni 介绍的中国联合会将为巴西提供 2亿5000万只口罩,为美国提供2亿只。第一批已于周三抵达。

版面编辑:杜卿

播客:考拉播客FM,搜索“欧罗万象”

微信公号:搜索“欧罗万象EuroScope”

群邮箱:euroaffairs2017@gmail.com

关于欧洲政治的一切,你想知道的都在这里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新冠肺炎疫情意大利

2020/3/31热点新闻

©2020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