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揭秘我国核生化应急队伍

揭秘我国核生化应急队伍

  • 时间:2015-08-22 01:00:39
  • 来源:新文化报

  • Website:AUDUSD Chart

新视界周刊A10版~A12版

8月13日11时许,在天津爆炸核心区域情况不明,救援暂缓的情况下,北京军区某防化团214名官兵组成的国家级核生化应急救援队,从北京出发,摩托化急行军赶赴天津爆炸现场。

他们就是此次深入天津爆炸事故核心区域的防化兵。

他们曾处置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武器泄漏伤人事件,他们还曾深入尼泊尔地震救援现场,他们没有战机、导弹、步战车……防化团的Power究竟有多足?

与“毒魔”打交道

处置核化泄漏和火灾,防化、喷火、发烟样样精通

看过《生化危机》的估计明白,要阻止病毒蔓延必须有一身过硬的本领。

简而言之,既要在恶劣环境底下保命,也要出色地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防化兵是指担负防化保障任务的专业兵种。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兵是合成军队的重要组成部分,由防化、喷火、发烟等部(分)队组成。是军队对核、化、生武器防护的技术骨干力量,并可担负燃烧武器的使用、防护任务。战斗需要时,也可担负施放烟幕,保障部队战斗行动的任务。

防化兵在战争时担负着遂行部队的防化保障任务,平时担负有害化学物的处置和地方有害化学物的监测与安全防范工作。作为专业兵种,防化兵曾经在抗美援朝战争、金门炮战、解放一江山、唐山抗震救灾中发挥过重要作用。

近年来,防化兵处置核化泄漏、火灾等事故的任务也逐渐加重。像这次涉及危化品的爆炸事故,消防官兵完成扑灭任务后,就要靠防化团来进行更专业化的处理。

他们是熟悉的陌生人

福建漳州PX石化爆炸、南京化工厂爆炸、汶川地震,都有他们的身影

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兵由观测分队、侦察分队、洗消分队、喷火分队、发烟分队组成。在集团军编有防化团(营),防化团下辖若干防化营,防化营下辖侦察连、洗消连、发烟连。在步兵师编有防化营,下辖侦察连、洗消连、喷火连。在步兵团编有防化侦察排,下辖若干个防化侦察班。

他们无论武器还是装备都是很赞的。防化兵的装备主要包括观测、侦察、防护、洗消、喷火、发烟等六种基本类型。主要任务是对核、化学、生物武器及燃烧武器进行防护;进行化学、核辐射侦察与放射性沾染观测;组织实施烟幕保障;用喷火器等燃烧武器协同步兵作战等。

其实他们并没有想象中神秘,也经常出动,只是你可能没有察觉到。近年来,防化团在福建漳州PX石化爆炸、江苏南京化工厂爆炸、汶川地震、彝良地震中都曾经发挥了重要作用,防化部队的战士们还曾赴尼泊尔对震后防疫工作进行支援。

那么,此次天津爆炸案中,防化兵进入事故现场后的任务是什么?

据悉,防化力量的介入主要是防止后续产生有毒物质或气体。根据指挥人员的安排,防化兵要首先进行化学侦察。侦察小组的防化兵一般需要穿着隔离式防护服,背着氧气瓶进入现场,“摸清楚事故现场的物质种类,是否有毒,如果有毒到何种程度。”将这些情况汇总给指挥员后,再由控制小组上场。待情况稳定住,最后由洗消小组携带设备对毒剂进行消除。洗消设备通常包括燃气射流洗消车、自动喷洒车、淋浴车等。该名专业人士强调,需要注意的是,有一些毒剂或许不能立即消除,可能存在衰变周期。

还有来头更大的

全军唯一核生化应急救援队,曾降伏日本遗留化学武器

如果说“防化团”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组织,那核生化应急救援队则是牡蛎中的一颗珍珠,平时是难得一看的。

赴天津救援的是一支国家级核生化应急救援队,也是解放军唯一的国家级核生化救援队。

这支队伍来头并不小。据《解放军报》此前的报道,北京军区司令部某核生化防护所与某防化分队一起,组成了我军唯一国家级陆上核生化应急救援队。

该核生化防护所在高毒高危的特殊战场上,曾完成国际化武履约保障、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武器泄漏伤人事件处置、奥运安保和日本福岛核事故辐射监测等重大任务达百余次,应急处置各类废旧弹药10万余枚。

在救援方面,核生化应急救援的官兵为了确保每次应急处置采取最佳方案,平时会掌握我国核生化防护救援重点目标的方位、当地水文地质植被等。

他们还开展“化学危险品安全管理”等课题研究训练,拟制出各种核生化突发事件应急救援预案,聘请两院院士为顾问。

核生化应急救援队除了陆上部队,还有一支海上救援队。2010年3月,隶属于北海舰队某潜艇基地的一支海上核生化应急救援队在北海舰队某潜艇基地正式组建。这支救援队主要担负对海上放射性物质、化学毒物监测检查,对受染人员、设施和环境救援洗消的任务。短短几年时间,已经圆满完成了多次重大军事演习任务、十几次特情处置行动。

主要装备

1.观测器材,包括核爆炸自动观测仪、核爆炸观测仪。

2.侦察器材,包括侦毒器、毒剂报警器、辐射仪、防化侦察车、防化化验车等。

3.洗消器材,包括燃气射流洗消车,自动喷洒车、淋浴车。

4.烟火器材,包括轻型喷火器,单兵火箭。

5.防护器材,包括防毒衣、防毒服、防毒面具、防毒手套、防毒靴套等。

基本任务

进行核观测、化学观察;实施化学侦察、辐射侦察以及非专业性生物侦察;实施剂量监督和沾染实验;实施消毒和消除沾染;实施喷火和纵火;组织施放烟幕;会同有关兵种和部门组织对敌实施化学反击;组织指导部队、战地党政机关和人民群众对核生化武器以及燃烧武器的防护。

欲成优秀防化兵至少要过三关

体能关

据介绍,全副武装在防毒衣、防毒面具中时要比外界温度高6℃以上,一套防护、侦毒装备在5公斤以上且密不透气,如果是在炎热的夏季,其对人体承受能力的挑战可想而知。

心理关

但体能关难不倒兵,最难过的当属心理关。有时,新兵们还要揭掉防毒面罩,将自己暴露在“毒气”之中。这项训练绝不仅是训练士兵们使用简单防护装置来保护自己,更重要的是要让他们能在巨大心理压力下控制恐惧情绪。

技能关

我们以济南军区防化兵技能集训为例,记者在现场看到,在多种手段构设的逼真战场环境中,侦察员全身防护,熟练地使用手语分工作业,沉着冷静地观毒判毒、抽样比对、标定毒剂种类,整个过程完全按照战术要求操作。这些是一名优秀的防化兵必须要具备的技能。

历史演变

1932年12月13日

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在军委特科队中编设化学排,其主要任务是施放烟雾,以迷惑敌人、掩护己方战斗行动。

1938年年底

我军曾在抗日军政大学一分校成立化学队,并在延安举办防毒培训班。解放战争后期,华东野战军在第7、9、13纵队组建过防化分队。

1950年11月

中央军委军训部长萧克向中央提出成立化学兵学校,并建议野战军和兵团编防化科,军编防化股,师、团、营设防化参谋。萧克建议得到周恩来赞同。

1950年12月1日

毛泽东批准成立化学兵学校,后扩编为防化兵学院。到1953年,大军区相继成立防化兵处,总参军训部设置防化兵处。

1955年4月19日

中央军委决定组建总参谋部防化学兵部,1956年1月1日正式成立,张乃更任首任部长。

1957年5月

军委决定防护学兵部作为兵种来建设,履行兵种领率机关职能,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防化学兵,任命肖学林为政治委员。

1959年4月

国防部决定,解放军防化学兵改称总参谋部防化学兵部。如今,总参防化学兵部并入总参兵种部。

■救援实录

3小时解救一座城

我们还原了一个紧急事件的救援过程,想借此来呈现这些与“毒魔”打交道的人具体在做什么———

2011年3月21日下午,毗邻首都北京的河北省承德市滦平县城区,一工地突发化学危险品伤人事件,20平方公里范围疑似染毒,5万多群众被封控,事态呈现扩散蔓延态势。

险情就是命令!当晚23时许,核生化防护所接到救援命令后,立即启动应急响应程序,北京军区军训部副部长兼核生化防护所所长喻胜跃带领王东升、女工程师李芬润等应急救援队人员,立即携带救援车辆器材连夜出发。他们边走边与滦平联系,查询情况,研究拟订初步处置方案,于22日凌晨3时到达事发地点。

事发后,当地政府搞不清是什么东西伤了人,但十分警惕地对化学危险品事发现场、运送道路和存放地点,进行了封控。

救援队听取地方政府情况介绍后,立即全副武装开赴现场。

事发地点附近的老百姓已跑光。储存化学危险品的铁桶被地方人员转移到废品收购站,他们赶到那里时,发现收购站堆得都是玻璃、钢筋等破烂,万分惶恐的群众已将铁桶埋了起来,救援队找不到其位置。

初春承德,气温零下8摄氏度。喻胜跃他们虽穿着防毒衣,还是被冻得手脚麻木,身子发抖。寒冷条件下,胶质防毒衣柔软性变得很差,但险情紧急,他们冒着防毒衣被废玻璃扎破中毒的危险,用手抓,用铁锨挖,终于找到了铁桶。

让救援队吃惊的是,铁桶已严重破损,桶中的化学危险品已泄漏。王东升、李芬润马上实施侦检、取样、化验、外观鉴定和安全化处置,并对铁桶进行堵漏,初步搞清了该化学危险品的性质、种类。

化学危险品运送中是否滴落?是否有人踩到扩大了污染区域?该化学危险品毒性大,只要接触就会造成伤害。更为危险的是,其在天冷情况下呈黏稠状液体,一旦太阳出来,会随着气温上升而挥发,使更多人接触而中毒。

喻胜跃、王东升、李芬润等人带着侦检仪器,连夜对运送化学危险品途经的道路,认真进行侦检和全方位洗消。

最后,他们马不停蹄地与公安消防人员一道,对存放化学危险品的铁桶,进行安全化处理和密封包装转移,对消毒后的物品进行了焚烧、掩埋处理,对消毒后的土壤进行了清理和掩埋。经进一步复检,所有涉毒区域再没有检测到化学危险品残留。

清晨6时15分,在军地协调会上,喻胜跃介绍了应急处置化学危险品的情况。考虑到受污染的环境已经安全,他建议立即解除对5万多群众的封控,以恢复全城的正常生活和工作生产秩序。

本版稿件综合《中国新闻周刊》、《北京青年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法制日报》等

在美军的“MOPP”概念中,衣服该怎么穿,也有着明确的标准。一般来说,根据情况的危急程度、危险的污染程度等因素,应急情况被分为5个标准(从MOPP 0到MOPP 4),在不同的环境下,人员的基本着装也并不相同。其中,MOPP 4是防护的最高标准,适用的环境有两种:一个是情况极坏,这个理所应当;另一种则是情况无法判断,采取最高防护,可以以防万一。

危险环境中的人员防护,在几十年的时间里越来越为各国所重视。其中,美军是这方面的标杆之一。

为了确保军队在有害环境中保证安全,美军提出了“MOPP”的概念,也就是“任务导向式防护措施”(Mission Oriented Protective Posture),具体而言,就是针对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防护。

随着时代的变化,“有害环境”的涵义也不断发生着变化。最初的防护针对“核生化”,也就是“NBC”,其中N指核(Nuclear),B指生物(Biological),C指化学(Chemical)。而在2005年,有害环境的范畴加入了“放射性(Radiological)”一项,使之变成了“CBRN”。

分析认为,从NBC变成CBRN,并不是简单的“放(R)”的增加,其涵义远比NBC丰富,不仅包括相关武器,也包括相关物质;不仅包括能够武器化的化生放核物质,还包括有毒工业化学品和有毒工业物质。美军条令中这一术语的改变,反映的是应急部队任务职能的变化,把应对化生放核综合危害纳入化学兵职能,要求专业人员具备民事CBRN保障、敏感场所CBRN探测、有毒有害物质净化与存储、核生化事件应急响应以及环境保护等能力。

携行包

上图中的士兵背着一个包———这里面装有很多备用的东西,例如指导手册、面具备用滤罐、化学试纸、神经性毒剂解毒药品等。按照要求,一旦吸入神经性毒剂,人员需要注射三剂解毒剂,并把空的注射器插入左兜(如果失去知觉或者忘记了自己已经注射几剂,救援人员可以据此判断你已经注射了多少)。

防护面具

用来从空气中过滤有害物质,比如细菌病毒或者化学毒剂、放射性颗粒。不过,普通的防毒面具不能过滤一氧化碳之类的有毒性气体,遇到这种情况,需要使用呼吸器。在训练中,受训者在听到教官发出“毒气”的口令后,要在9秒之内戴好防毒面具,否则将判定为“中毒”。

全身防护服

可以套在衣物的外面,内衬使用了可以中和毒剂的材料。这种防护服可以在隔绝生化物质渗入的条件下,尽可能保证透气。不过尽管如此,全副武装的人员在常温下每小时的排汗量仍会达到将近一升。

化学试纸

用来探测化学毒剂。一般安置在惯用手臂的肱二头肌处(例如左撇子,就放在左臂)、非惯用手的手腕处、惯用腿的胫骨处。

手套、靴套

防止与毒剂发生接触。

应急装备清单让人目眩

美国军队装备一向以“武装到牙齿”而著称。左图显示的装备,仅是最基本的搭配。在实际操作中,根据任务的不同,应急人员所携带的装备种类要精细得多。根据2013年美国公布的应急装备授权目录,美军的应急装备涵盖了21部分、84类别、213个子项,包括707项装备,让人眼花缭乱。其中,仅和“化生放核”相关的部分装备,就有这么多———

个人防护装备:

包括呼吸保护装备、核生化放射环境反恐防护服、核生化放射环境执法防护服、应急医疗服务防护服、近火消防服、建筑物消防服、防溅服、蒸汽/气体防护服等等。

爆炸处置装备:

便携式爆炸物处理容器、便携式X射线装备、机器人平台附件、爆炸物抑制/引爆工具、拆弹工具、远程开启/检查/处理工具、电子干扰装备、爆炸物防护服等等。

化生放核搜救装备:

化生放核环境专用呼吸器、安全绳、机器人及遥控车辆、气动/手动/电动/液压/汽柴油机装备、搜索摄像头、警戒带、搜救犬、搜救机器人等等。

化生放核检测装备:

化学检测装备 废水PH值及化学物质分析装备、各种光谱检测器(包括红外、光离子等)、化学药剂试纸、化学物质分类工具包、化学药剂检测工具包、空气/气体取样工具包、液体/固体化学取样工具包等等。

生物检测装备 野外化验套件、光学生物检测器、蛋白质测试套件、便携式空气生物取样器等。

放射性检测装备 自读式放射量检测器、电子式个人放射量检测器、个人放射物探测报警器等等。

爆炸物检测装备 爆炸物探测犬、手持式爆炸物痕迹探测器、红外光谱爆炸物探测器、激光爆炸物探测器、爆炸物痕迹探测系统等等。

化生放核环境洗消装备:

个人洗消工具箱/工具包及洗消液、便携式吹风机以及热水器、花洒、液体洗消围挡设备、洗消废水收集罐、一次性毯子、不透明尸袋等等。

化生放核预防及响应装备:

专用化生放核预防及响应船只、专用(固定翼及旋翼)飞机、大规模伤员转运运输机等等。

化生放核事件后勤保障装备:

呼吸用空气压缩机、饮用水分发系统、水净化设施、救援力量住所(含野外生活和卫生设施)、冰箱/冰柜、物资处理装备(叉车、推车等)、有害物品运输集装箱、快速部署避难所等等。

资料来源:《美国应急装备体系分析》、《美国陆军化生放核训练探析》、《核生化防护装备发展动态》等

除了在危险环境中生存,有时候人们还需要负责把危险环境消除。一年前的7月8日,全世界媒体的关注点都集中到意大利焦亚陶罗港外的公海海域,一艘“毫无美感”的美军船只正停泊在这里。在未来的两个月,这艘名为“开普雷”号的船负责销毁来自叙利亚的78个集装箱、数百吨化武材料。

这是美国第一次运用货轮在海上销毁化学武器,让棘手无比的销毁化武工作,在悄无声息中完成。

无人接手 用船销毁

销毁化学武器是一项系统工程,对作业平台的内部结构、空间大小、动力系统都有要求。此次五角大楼选中的“开普雷”号货轮,隶属美国海军军事海运司令部,船体长约200米,排水量约4万吨,块头几乎与中型航母相当,可以为销毁行动提供充裕的作业空间。

按照美国军方公布的消息,“开普雷”号本来是一艘普通的货轮,这艘经过改造的军货船建于1977年,外观看起来毫无特点。2013年,承建商按照军方的要求,在船上装备了两套水解系统用来销毁化学武器。这套“便携式”的移动水解系统可以分解700吨芥子气、沙林神经毒气等化武的有毒成分,具有移动性强,高吞吐量等特点。

化学毒剂的作用相当持久,如芥子气一旦施放,能长期保持毒性,冬天它会像水一样结冰,潜伏在泥土里;第二年解冻后,又会活跃起来,使人畜中毒。叙利亚化武危机得到缓解后,由于没有国家愿意接收叙利亚化武中最致命的部分原材料,美国出动“开普雷”号在地中海的公海水域予以销毁。按照美国五角大楼的说法,这是有史以来首次在海上销毁化学武器。

“没有人愿意接收这些东西,”英国化武专家哈米什·布雷顿·戈登说,德国和阿尔巴尼亚一 开始甚至拒绝让这批致命武器过境。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称,叙利亚交出的大部分化武制剂并未完成最终的合成,而是分开存放。这些物质只有完成混合才能成为高度致命的毒气。被送出销毁前,有毒物质以液体的形态被封存在密封桶中。在移交过程中,叙利亚负责将化武从储存带到港口城市拉塔基亚。在这里,5种被称为“优先级化学品”的毒物被装上一艘丹麦货轮。此后,这艘货轮将驶往意大利焦亚陶罗集装箱港,在那里将叙利亚化武分配到其他船只,再运往各个处置地。

在“开普雷”号开始接收叙利亚化武之前,大约1300吨的叙利亚化学武器已经被运往芬兰、英国和美国,由政府承包商负责销毁。

叙利亚化武之谜

据西方媒体报道,叙利亚的秘密化学武器计划始于30年前。经历了1967年、1973年两次中东战争和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后,叙利亚出于对以色列核武器的防范,着手在外国帮助下开发非常规武器。

这个封存了30年的“潘多拉魔盒”,在2013年被打开。8月21日凌晨3点左右,随着一些轻微的爆炸声,一股仿佛臭鸡蛋一样的异味开始在大马士革城东姑塔地区弥漫开来,异味经过的地方,人们最初会感到头痛和恶心,还有人的皮肤会呈现为蓝色……无国界医生组织随后公布的消息称,当天有3600名病人出现神经中毒的症状。当地的反对派组织声称超过1000余人死亡,其中一些人死于睡梦之中。

2013年3月之后,叙利亚战场上疑似使用化武的传闻不断,美英等西方国家认定叙政府军使用了化武,并不断威胁对叙动武。为缓解紧张局势,俄罗斯倡议将叙化学武器设施置于国际监督之下。此后,有关各方就如何销毁或转移叙化武问题展开斡旋。

上一次因为化学武器袭击出现如此大的伤亡,恐怕要追溯到1980年代的两伊战争时期。

最终,叙利亚为了避免美国的空中打击,答应交出全部的化武并“火线”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

系统“水解”毒气

“开普雷”号销毁化武最核心的部分是两套移动水解系统。这套系统造价为500万美元,被放置在船体中央,就好像一个科学实验室被放置在巨大的集装箱中。

布雷顿·戈登说,水解系统并不是新技术,美国和英国数十年来一直用这种技术来销毁化学品。但将它装备到一艘船上用来销毁化学武器,还是第一次。

这种移动式化武销毁装置能销毁绝大多数种类的化学武器。其运作原理是将有毒物质与水或其他化学物质(氢氧化钠、次氯酸钠等)混合搅拌,然后再加热使其发生化学反应,生成无毒或低毒物质。一座能容纳8328升液体或气体的钛制容器是其主要部件,化学反应在该容器内进行。系统还内置一套加热系统,能将容器内的液体或气体快速加热至90摄氏度。

为了防止有人突然断电、阻止销毁行动,该系统内置发电机,因此在工作时不需要依赖外部电源。另据美国《连线》杂志报道,除了“水解系统”,“开普雷”号还会安装高温燃烧装置,以便执行“热销毁”。

24小时不停工

为了防止毒气散逸,“开普雷”号可谓“武装到牙齿”。美军安排潜艇技术专家对货舱进行改装,安装货舱密闭系统和电子监控设施,为防止毒剂扩散到空气中。两套水解系统内部装有钛合金内衬,外面则罩着一个与外部环境隔绝的“帐篷”。

这套系统可每天24小时连续工作,每周只“休息”一天,以保证60天内按时完工。水解系统每次将380升的有毒化学物与数千加仑的海水混合,并加入中和剂,最终将化武材料变为低毒或无毒的物质。有数据显示,两座装置每天可处置5吨到25吨的毒气,具体数量取决于待处化学品种类。共有63名技术人员参与销毁工作。预计整个过程将产生570万升废水,这些废液仍属有毒物,但毒性等级已经大为降低,可以在一般的工业设施中处置。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称,不会有化学物质被排入大海。任务完成后,“开普雷”号驶往芬兰和德国,将化武销毁后的废料送上岸接受处理。

40天后的8月18日,美国宣布叙利亚交给国际社会的化学武器已经全部被销毁。在这期间,“开普雷”号军舰在地中海共销毁581.5吨制造沙林毒气的原材料和19.8吨制造芥子气毒气的原材料。

(单桂志)

2019/7/17热点新闻

©2019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