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小夫妻10年无性婚姻到尽头:人工授精的女儿该归谁

小夫妻10年无性婚姻到尽头:人工授精的女儿该归谁

  • 时间:2018-10-22 17:42:34
  • 来源:钱江晚报

原标题:10年无性婚姻走到尽头,杭州小夫妻最后“战争”:人工授精的女儿该归谁

2007年,在某都市报的相亲版面上,杭州某美容医院护士湖南姑娘28岁的小雅(化名)举着一块牌子自我介绍,我是个爱好运动喜欢文学热情开朗的姑娘,我来杭州两年多了,我想有个家。

在杭州做室内装修设计的舟山小伙阿骏(化名)平常不大关注相亲版,那天正好看到,腼腆的他喜欢开朗的姑娘,而且小雅的文字让他心头一动。

现在说起当年被视为“茫茫人海遇见了你”的缘分,两人都恨得牙痒痒,都有那种如果能重来,绝对不是他(她)的懊丧。

十年婚姻,无性,到最后也无爱。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两人之间的战争只剩下钱、房子,最重要的是孩子。

孩子是小雅通过人工授精得到的,而且用的是“他精”,也就是说是精子库的精子。因为阿骏是天生的无精症。

小雅说孩子跟阿骏没血缘关系,但是阿骏以后又不可能有孩子了。

最后谁能得到孩子的抚养权?他们的离婚案正在杭州某基层法院审理中。

1

婚检三个月有效期的最后一天

他们纠结地领了结婚证

2008年初,杭州大雪。当时罕见的冰雪天气,让回家的路变得异常艰难。

小雅回不了老家湖南,处了几个月朋友的阿骏发出邀请,来我老家舟山过年吧。

女朋友跟着回老家过年,阿骏的家人说,可以办事了。

数月后,小雅和阿骏在舟山做了婚检。婚检结果犹如晴天霹雳,阿骏染色体异常,无精症。

现在说到这个事情,阿骏很坦然,是的,这辈子我不可能有自己孩子了,但是性功能还是正常的。

小雅说,阿骏的家人反复电话说服她,现代医学发达,总有治疗方法。阿骏父亲甚至打电话去了她家里。

小雅说从小她父母感情都不好,也正是这一点让她格外渴望有个温暖的家。家里人最后说了一句,“你自己拿主意吧”。

2008年,“剩女”名列教育部公布的171个汉语新词之一。

对独身,但是又并非非常独立的女性来说,这个词汇的压力是巨大的。

2008年12月,婚检3个月有效期的最后一天,这对年轻人带着不完美领了结婚证。

那一年,小雅29岁,阿骏30岁。

阿骏说,“只要我们感情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

婚后三年十次人工授精

终于有了一个女儿

一对年轻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阿骏说,在绍兴我父母给我们准备了婚房,我自己设计的,很好的。但是小雅说,在杭州我们甚至都没有婚房,我算裸婚的。

人生轨道对姑娘来说似乎是既定的,有了婚姻,接下来就是孩子。

小雅的目标倒也简单了,人工授精,用他精。

做过这项生殖辅助技术的女性都知道,整个过程不仅麻烦而且痛苦,成功率也不高。

婚后三年,小雅的生活就是“备孕”。她曾经辗转过不少地方,历经十次终于有了一个女儿。

可想而知,在这样由女人独自承担的奔波和煎熬中,要维系两个人的感情是艰难的。

比如,阿骏有一次问了句,你做一次人工授精要多少钱啊?

小雅立马就崩了,我已经吃尽苦头,你是心疼钱呢,还是不信任我。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3

十年婚姻走不下去

他们和所有不美满的夫妻一样

很多人都要问一句,既然当年在明知阿骏有病的情况下都鼓足勇气结了婚,现在孩子也有了,为什么婚姻反而走不下去了。

听着小雅和阿骏对婚姻的描述,他们的不满和隔阂与那些分崩离析或行将死亡的感情是类似的。

小雅说,他每天回家就拿着个手机,也不洗澡,玩到困了就熄灯。

阿骏说,我是做设计的,这两年行情也不好,早出晚归那么累,她从来不问一句“老公,你辛不辛苦”。

小雅说,我给女儿买的进口零食,我自己都不舍得吃,他拿来就吃。我说说他,他说为什么他不能吃。

阿骏说,她贪便宜,给女儿买的奶粉不好。

小雅说,他收入不高,我总想节约一点。

……

而且要命的是结婚十年,他们几乎无性。在女儿出生后,蜗居在40来平方米小居室里的夫妻,小雅跟女儿占了大床,阿骏在阳台上搭了个铺。

今年6月的一天,110接到报警,公公和儿媳因为琐事动了手。

小雅说,他爸爸把我打成轻微伤,阿骏说我回家看到我爸爸被她抓掉那么一大块皮,我当时就摇摇头说,小雅,我们完了。

大家都觉得这是压断这段不美满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曾经阿骏的病,小雅的艰难求子路,小夫妻并不宽裕的经济,两人越来越冷漠的感情在这一刻通通爆发,两个人都说“不过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

8岁的女儿可爱又美丽

孩子的抚养权成两人争议的焦点

女儿8岁,可爱而美丽。

两个人都对记者说,没有感情了。3个月前,小雅起诉离婚,争议焦点是孩子的抚养权,尽管个中还夹杂着关于房产的分割,当年买房钱的分配问题但关键还是孩子。

小雅说,他是个不负责任的老公和父亲。女儿从小跟着我,现在他的收入也没我高。

阿骏说,她固执而专横,女儿在她那里都没了天真。阿骏还将几张电影票作为证据递交给法庭以从一个侧面来反映他跟女儿的亲子时光。

在双方律师这边,争取孩子的理由显然更为“专业”。

阿骏的代理人认为,自从孩子出生,阿骏和他父亲都在照顾孩子,以后老人也会一如既往帮忙照顾;第二,小雅脾气太暴躁不利于孩子成长;第三,阿骏对孩子倾其所有,而且《最高法院关于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有规定,可优先考虑“已做绝育手术或因其他原因丧事生育能力的”。

小雅的代理人是浙江乾衡律师事务所柯直律师,针对最高院的《意见》中的这条“优先考虑”中“丧失生育能力”他认为,丧失的意思是失去、是指原有的现在不再有,并非是本来就没有现在也没有恢复能力的那种。所以本案被告人不适用该条款。而且他认为如果子女都要判给不能生育的这一方,这是对经受了万般艰难才得以生育孩子的女性的抚养权利的一种剥夺,是极不公平的。同时,代理人提出“作为母亲,在女儿的青春期和日常生活方面更方便照顾”。

本案的孩子是女性,更不宜由父性抚养。父亲因性别的原因,无法长期对女儿进行贴身的监护,不自然地会造成了“疏于监护”这一事实。“疏于监护”会对孩子成长造成明显的不利。

目前离婚案已经经历了一次庭审,小雅说有一笔房款是向她父母借的,阿骏说你说谎,现在借条在申请笔迹鉴定中。

生活中,8岁的女孩其实已经略有所知,她问父母:你们要分开了啊?

记者手记

请嫁给爱情,而不要嫁给时间

在采访中,39岁的小雅常常说到一半就抬起头闭上眼睛,她是不想让眼泪掉下来。尤其是说当年领证那一段,现在还能看出她当年的纠结。

她说那一年的自己,虚岁快三十了呀。

那是“剩女”这个词汇正流行的时候。

这个群体中更多的是一群拥有自我意识、独立人格和生活方式选择权的优秀女性。她们有事业和故事,有追求和要求,有技能和情趣,有圈子和朋友,只是没有结婚。

她们绝大多数不拒绝婚姻,只是拒绝不完美的选择。她们其实也不孤单,只是偶尔焦虑。

她们并没有伤害谁。

婚姻有婚姻的美好,那是感情在的时候。如果没有感情,体会过的人都知道那样的婚姻不异于坟墓。同床异梦,或者无性婚姻,被绑架的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一生,还有孩子。

坚持自己的选择,坚持自己能够把握的一些美好,没什么不好。

有一句话说得很好,请嫁给爱情,而不是嫁给时间。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首席记者 肖菁

今日热点新闻

©2018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