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天津这场“回头看” 与两只“老虎”有关

天津这场“回头看” 与两只“老虎”有关

  • 时间:2018-11-14 22:00:25
  •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原标题:天津的这场“回头看”,与两只“老虎”有关

撰文 | 董鑫

11月初,天津市公安局召开警示教育大会,通报违纪违法典型案例,督促提醒全市公安机关各级领导干部和广大民警以案为鉴、警钟长鸣。

在通稿中,有这样一句话:

这次大会是按照天津市委有关部署要求,为扎实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切实推进肃清黄兴国、武长顺流毒影响“回头看”工作而召开。

为肃清流毒而开展“回头看”,在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的印象中,还没有几位落马高官有过这个“待遇”。

谁肃清不力?

天津市提出对黄兴国恶劣影响进行肃清,开始于2017年1月市委常委会召开的剖析黄兴国严重违纪案件专题民主生活会。会上,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表示,要标本兼治、肃清流毒,以全面从严治党的政治勇气、政治担当彻底肃清黄兴国案的恶劣影响。

同年2月,《中共天津市委关于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进一步净化政治生态的工作意见》审议通过,明确提出了28项工作任务并具体分解到市委各相关部门。

此后,天津市委分别在2017年4月、8月、12月和2018年4月开展巡视,几乎每一次都有关于“肃清黄兴国影响不力”的通报。

2017年8月,十一届天津市委的首轮巡视11个单位党组织及其所属的9个局级党组织。天津市规划局、国土房管局、环保局、中小企业局和天津市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等5个单位“上榜”。

2017年12月,十一届市委第二轮巡视22家市管国有企业党委及其所属的4家企业(单位)党组织。城投集团党委、城建集团党委、天房集团党委、渤海轻工集团党委、物产集团党委、医药集团党委和华泽集团党委等7家企业党组织“上榜”。

今年4月,十一届天津市委第三轮巡视对23家市管国有企业党组织开展巡视。虽然巡视反馈还没有公开,但是巡视发现的问题已经可以管中窥豹。

据天津《今晚报》报道,十一届市委第三轮巡视发现,个别单位的党委班子民主生活会的主题是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反对圈子文化、好人主义,但录音和文字记录发现,从书记到班子成员的讲话,只字未提如何“肃黄”、如何落实市委部署、如何净化政治生态。还有某个单位的党委民主生活会,出现了笑场的情形。

  重开民主生活会

有错就得改。

还是来看民主生活会,在巡视中发现问题之后,天津市委责令过不少单位重开民主生活会。

2017年8月底,天津通报,共有352个处级单位重新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276个处级单位重新召开年度民主生活会。

今年2月,天津市纪委监委在《中国纪检监察报》撰文称,对于“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修复政治生态不深入、不认真,领导干部民主生活会不严肃、走过场”等情况,天津市委责令20个党委(党组)重新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29个党委(党组)重新召开年度民主生活会。

11月13日,《今晚报》报道称,2017年有29个市管单位党组织重开年度民主生活会、27个市管单位党组织重开专题民主生活会;2018年,有14个市管单位党组织重开民主生活会。

除了巡视还有专项督查。

刚才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提到的《关于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进一步净化政治生态的工作意见》,在当年11月,天津市纪委、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委督查室等部门抽调人员组成了5个督查组,分赴该市31个地区和单位专项督查《意见》的落实。

在11月底召开的净化政治生态工作专题座谈会上,天津市委对督查发现的问题逐个点名通报。

除了被动整改还有主动接受教育。

天津市规划局是最早被点名“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工作被动应对”的单位之一。今年8月,南开区规划分局邀请了中共天津市委党校老师开展“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进一步净化政治生态”培训讲座,对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进行了阐述和分析。

问责

这首先是“肃清流毒”举措的一部分。

数据显示,2018年1月至6月,在聚焦“七个有之”问题,着力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等方面,天津市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2392件,结案1424件,处分1896人,其中查处严重违反政治纪律案件55起。

黄兴国在天津工作长达13年,担任市长8年多,代理书记近2年,之所以在双开通报中被指“严重破坏天津的政治生态”,与他培植的“圈子”有关。

举个例子。

今年6月27日,警示教育片《为了政治生态的海晏河清》在天津卫视公开播出,有10名落马厅局级干部出镜,其中3名都是黄兴国的“圈中人”。包括城建投资集团原总经理段宝森、地矿勘查局原局长尉永久、原宁河区委书记罗福来,他们为了攀附黄兴国,不但送酒送钱,还给他的父母送药送礼。

对武长顺的肃清也是从问责开始。

2016年12月,天津市在通报了对中央第十轮巡视回头看的整改情况时提到,对涉及武长顺案的108人进行逐人排查,共涉及12名行贿买官人员,分别进行了问责处理。

当然,“肃清流毒不力”也会被问责。

去年6月,北方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王建东因“不作为不担当”被免职。在通报中专门提到了他敷衍应对肃清黄兴国的工作。

对天津市委肃清黄兴国恶劣影响进一步净化政治生态的重要部署重视不够,推动落实不力,接到市委文件仅简单圈阅后即归档,未按照市委要求部署开展此项工作。

今年9月,王建东因涉嫌受贿罪、贪污罪,被提起公诉。

“回头看”

天津肃清黄兴国的流毒至少有将近两年的时间,肃清武长顺的流毒也是从他案发不久之后就开始了,这个时候为什么要“回头看”?

在很多地方,特别是落马官员曾长期担任主要领导岗位的地方,肃清流毒往往是一场“持久战”。

比如《解放军报》就曾刊文直言,郭伯雄、徐才厚是我军建军以来因违纪违法被查处的职务最高的领导干部,其流毒影响是全面的、深层次的,肃清工作有艰巨性和复杂性。再比如,薄熙来是在2012年4月被立案审查,周永康是在2014年7月,直到今年,他们曾经担任过领导的系统和地区,还在提全面彻底肃清其流毒影响。

另一个需要提及的背景是中央巡视组。

△2016年6月,中央第三巡视组对天津开展“回头看”,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的黄兴国在等候巡视组到来

今年7月,十九届中央首轮巡视“问题清单”出炉。在对14个省区的巡视反馈情况通报中,周永康、薄熙来,王珉、季建业、万庆良、周本顺等13个“大老虎”被点名。

巡视组指出,相关省委肃清这些落马官员的恶劣影响不够及时彻底,应持续下功夫,旗帜鲜明批驳错误言论,进一步清除“官本位”等文化影响,构建山清水秀的党内政治生态和亲清新型政商关系。

资料 | 中国纪检监察报、天津日报、今晚报、北京青年报等

校对 | 李喆

今日热点新闻

©2019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