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健身房为卖课篡改体测报告:脂肪先写高再写低

健身房为卖课篡改体测报告:脂肪先写高再写低

原标题:健身房猫腻:篡改体测报告推销健身课

平板支撑、马甲线、A4腰相继成为热点话题同时,也催生了更多健身机构,办健身卡,请私教,已成为时尚。

相关机构发布的2018年中国健身行业大数据显示,国内健身俱乐部门店已超45000家,其中北京、上海俱乐部数量都为千余家,同时还存在数千家的健身工作室。但庞大的市场背后,也存在类似无限制办卡、广告宣传不符、私教无资质等各种问题。

北京东城区一家健身房向记者出示的人体成分分析报告。 北京东城区一家健身房向记者出示的人体成分分析报告。 北京东城区一家健身房向记者出示的人体成分分析报告。

越来越多的健身房,出现在小区、商场,各种“撸铁”、各种塑形,让人们在这些健身房内挥汗如雨,不少健身机构还配备有体测仪,很多教练都会推荐顾客做身体测试。

受试者站上仪器,很快能得到一页分析报告,教练会指着报告单上的脂肪、蛋白质、无机盐等“超标”指标,向顾客推销起健身课程。

教练的权威似乎毋庸置疑,墙上的照片写着教练的一长串头衔,都是高级私教、国际认证等来头不小的名称。殊不知,这些健身房的常见场景可能藏有猫腻,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不仅体测仪后台可以调数据,教练的种种头衔可能花钱就能买到。

健身房体测测出脂肪肝风险

3月3日,记者参加了东城区一家健身房的身体测试,健身教练让记者脱了鞋袜站上仪器,脚踩两个电极,同时手握两个电极,不到一分钟,教练说测完了,就从打印机中取出一页报告单。

这张“人体成分分析报告”显示,记者的体脂肪率、体脂肪量、内脏脂肪等指标过高,无机盐、肌肉量等指标不足。“你的内脏脂肪偏高,有得脂肪肝的风险啊,你上回做体检是什么时候?”教练看了分析报告,说话提高了音调。

接着,教练让记者站起来,摸了下肚子,就说,“有点肚子,内脏脂肪过多,主要是肝上面脂肪多。”

“给您做体测是了解您的身体状况,根据体测结果给您规划相应的私教课程,我们课程费用是300到500元一节课,报课越多课程单价越低。”

之后,记者又前往东城和丰台的两家健身房进行体测。在东城一家健身房检测骨骼肌30.6、体脂肪15.1均为正常;在丰台一家健身房检测骨骼肌是26.8kg偏低、体脂肪18.3偏高,“您属于脂肪失调,可以考虑报我们的减脂私教课程,费用是450元一节。”

无一例外,两家健身房的教练在看过体测报告后,都向记者推销起了健身课程。

3月6日,东城区一家健身房内,教练让记者站上体测仪进行体测。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摄 3月6日,东城区一家健身房内,教练让记者站上体测仪进行体测。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摄 3月6日,东城区一家健身房内,教练让记者站上体测仪进行体测。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摄

“修改体测数据不过是为了卖课”

在湖南从事2年健身私教工作的李力透露,有些健身房的体测仪可以调数据,报告单上的数据除了身高、体重是真实的,如脂肪、蛋白质、无机盐等数据都可以修改。

3月上旬,记者在北京走访了6家销售体测仪的厂家和经销商,多数销售人员称自家的体测仪无法在后台更改数据,“测出来是什么数据,报告上就显示是什么”。但也有部分商家透露体测仪可通过后台更改受测者的分析数据。

北京一家体测仪厂家负责销售的王经理表示,该厂体测仪可在后台修改分析数据。“北京就有二三十家健身房和工作室用我们的机器,能调数据,但我们厂家不建议调,会影响机器的精准度。” 但他不愿透露哪些健身房使用了可以调数据的体测仪,“这在行业内比较敏感,用这个机器的大多是卖私教课的,对他们来说更敏感”。

另一家体测仪经销商售货员王先生称,他们家的体测仪会把数据发到健身教练的手机上,教练在报告单上手写体测数据。“写的时候你可以稍微有些偏差,脂肪写多一些,肌肉写少一些,不能差太多了,差得太多顾客就不相信了。”

王先生称,有的健身房会给顾客第一次来的时候做体测,健身一段时间后再做一次体测。“第一次体测把脂肪写稍微高一点,第二次写稍微低一点,本来健身一周可能看不出效果的,这样改了数据就能看出效果了,方便后续卖课。”

北京一家健身学院在网上发布的考证广告。网络截图 北京一家健身学院在网上发布的考证广告。网络截图 北京一家健身学院在网上发布的考证广告。网络截图

不用培训花钱能买高级教练证

记者在东城区一家健身私教工作室看到,墙上挂着3名私教的大幅照片,每人都有6到8项头衔,均为各类国际国内的认证教练、高级私人教练等。

对此,健身私教李力告诉记者,健身行业的资格证比较混乱,有很多协会、组织颁发健身教练资格证,有些证书甚至花钱就能买到。

北京昌平一家健身学院的销售人员赵建(化名)告诉记者,他手头就有买国际高级健身教练证书的渠道。

“你去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卡得严、通过率低,就算通过了也只能拿到初级证书;我们这个国际证书,花钱直接拿到高级教练证书。”赵建说,交1200元,提供身份证、电话、姓名、照片,一个星期就能下证,官网可查。

赵建称,目前健身教练的证书分为体育总局核发的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国际国内协会的证书以及各种培训学院的证书,“很多证书是有得卖的。”

北京房山一家健身学院的销售董先生称,通过该学校可以报考国际认证健身教练证书,“过来我们这边考试也行,网络答题也行,说白了就是走流程,考试的时候网上搜一下答案都没问题。”

“费用是3500元,不用上课,一个月左右证书就从国外寄回来了,考的人挺多。”董先生说,“考试过不过我都可以给你去弄。”

此外,记者网络检索发现,大量培训学校打着零基础培训的旗号,称只需要参加1到3个月的培训,就能成为高薪健身教练,不仅颁发证书,还推荐就业。

健身行业常见陷阱:

健身房跑路退卡难

健身房的健身卡大多是按季度或者年度开卡,私教课也是多节起售。而在大多数的健身房合同上,都会明确健身卡不能退不能转让,或者是转让需要一笔手续费,当消费者因故不能再在这家健身房锻炼时,这种霸王条款会让消费者损失办卡费和私教费。而当健身房倒闭跑路时,消费者也难以维权。

巨额消费陷阱

在健身房内,私教教练一般都承担着推销课程的业务压力,在为消费者推销课程的过程中,一些消费者会被私教教练的健身服务所说动,从而买下大量高额的课程。据媒体报道,在2016年9月,在成都的一家健身房,一女士就曾在私教的劝说下一次性购买了61万元私教课程。

专家说法: 

应对健身教练认证机构进行考核评级

“吊环王”、奥运冠军陈一冰从运动员生涯退役后,致力于推广体育产业的国家职业资格认证。

“健身行业各种培训的、颁证的非常多,有专业的,也有不专业的,整体是鱼龙混杂”,陈一冰说,“所以行业需要一个最低标准。”

陈一冰介绍,目前体育总局核发的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分为理论和实操双方面考核。“按照国家标准考核,不过就是不过,这是保护国职的权威性。”

“国家职业资格认证的意义就像是考驾照,是一个最低的考核要求,通过之后依然需要长时间的经验积累”,陈一冰说。

陈一冰还称,目前健身教练的社会培训、认证层出不穷,这是值得鼓励的现象,但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花钱买证、考核随意等现象,需要体育总局以及行业协会出台相关的监管措施。

“应该先对培训、认证的机构进行考核、评级,通过考核的机构才有资格开展培训和认证业务”,陈一冰说。

新京报记者 陈奕凯

2019/5/26热点新闻

©2019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