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巴黎圣母院的一场大火,怎么一个Sad了得

巴黎圣母院的一场大火,怎么一个Sad了得

  • 时间:2019-04-16 15:25:43
  • 来源:地球日报

来源/缪思国际教育

这是今早睡眼朦胧的我,在朋友圈里瞄到的第一张照片,

接下来是这样的,

在意识还没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脑海里蹦出来的关键字不知怎么是“黄马甲”、“法国大革命”……

⬆️卡西莫多抱着巴黎圣母院痛哭

等反应过来这是巴黎圣母院突发的大火,尖顶倒塌、花窗被毁的时候,真的是锥心之痛!

于是我爬下了床,到客厅找出旧日的相册,看了看我和女票们早年在巴黎圣母院里的钟下的照片儿。当翻到老公近年在巴黎圣母院前的照片时,他说,“这不就是!”

巴黎圣母院大教堂

(CathédraleNotreDamedeParis)

是一座位于塞纳河畔、法国巴黎市中心、西堤岛上的哥特式基督教教堂建筑。它的地位、历史价值无与伦比,是历史上最为辉煌的建筑之一。

巴黎的记忆就此打翻,往昔不断浮现。那时大概是2007年,大三的复活节假期,尽管在欧洲读书多年,但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自主规划的旅程,就是巴黎,虽然坐THALYS也就2两个小时的距离。《达芬奇密码》迷一定知道,兰登刷他的信用卡买的两张火车票,就是这个线路。

一到巴黎,三个丫头就奔向了巴黎圣母院。我们就站在花窗前的小广场上排队,那个时候人就已经挺多的了,站的腿都酸了,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游客。在这座天主教巴黎总教区的主教座堂,三五不时还能看到黑袍遮面的穆斯林。

终于走进去的时候,那哥特式的花窗、彩色玻璃上的圣经故事,透着阳光,温暖而明亮,庄严而神圣。我们一边因为瑰宝建筑的美轮美奂而惊叹不已,一边感叹宗教随着人类文明史的变迁,圣经如何从希伯来文到希腊文再到德语,一步一步从精英到平民,圣经的故事又如何从只有长老才有权解读,再到通过绘画布道世人。照旧,我们点燃一支教堂里的蜡烛。当年,作为穷学生,永远选最便宜的一款蜡烛,就是类似宜家Sinnlig那款小蜡烛,大概0.5欧元。学生的愿望也非常简单就是逢考必过。

接下来弯弯绕绕的上了钟楼。在逼仄的空间里,我们仨儿挤在一起,坐在那口钟下,拍下了照片。因为当年的科技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拍照远没有现在这么容易,这张照片成了我们巴黎之行-圣母院的绝响。我在钟下,仅仅的抓着旁边1米8的小姐姐,表情像一只小猴子,好像生怕窜出来卡西莫多。

⬆️烈火中倒下塔尖

讲真,因为在欧洲上大学,整天泡在各种哥特建筑里,所以,巴黎圣母院,并不是我觉得最美的教堂。但是我真的觉得,这里跟雨果的《巴黎圣母院》是天作之合。副主教克罗的道貌岸然与彩色玻璃上的圣经故事形成绝佳的隐喻,被迫害的吉ト赛女郎埃斯梅拉达的明艳与黄白石壁交相辉映,面目丑陋、心地善良的敲钟人卡西莫多躲在钟楼缺乏存在感。

《巴黎圣母院》以离奇和对比手法写了一个发生在15世纪法国的故事:巴黎圣母院副主教克罗德道貌岸然、蛇蝎心肠,先爱后恨,迫害吉ト赛女郎埃斯梅拉达。面目丑陋、心地善良的敲钟人卡西莫多为救女郎舍身。小说揭露了宗教的虚伪,宣告禁欲主义的破产,歌颂了下层劳动人民的善良、友爱、舍己为人,反映了雨果的人道主义思想。

在巴黎圣母院哀古伤今之后,我们不能免俗,登上了塞纳河的游船。蓦然回首,才发现原来自己曾经有幸跟《爱在日落黄昏时》的男女主一样,欣赏过它。可惜,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天,已经付之一炬。

巴黎真是我最爱的城市,因为这是现代文明生活和现代艺术开始的城市。

巴黎规划最主要的部分是自1853年起,法国塞纳区行政长官奥斯曼执行法国皇帝拿破仑第三的城市建设政策,在巴黎市中心进行了大规模的改建工程。12~18世纪的巴黎城市建设,一般以公元888年为巴黎建都之始。到12世纪菲利浦·奥古斯都统治时期,在塞纳河上以城岛为中心,跨河两岸建设城市,形成巴黎市中心的雏形。

巴黎的城市建设在17~18世纪波旁王朝统治期间(特别在路易十四执政时)取得很大进展。这时期城市的发展主要集中在塞纳河右岸,建成了香榭丽舍大街等多条干道和一批纪念性建筑物:卢佛尔宫东廊、卢森堡宫等;兴建了许多封闭式广场:公主广场、宫廷广场(现沃士日广场)、路易大帝广场(现旺多姆广场)、协和广场等。这些纪念性建筑同主要干道、广场等联系起来,成为一个区的建筑艺术中心。从18世纪起,当局对新建街道宽度和沿街建筑高度作出规定;1724年规定市区新建道路计划须经国王诏书批准;1783年又有关于新建街道宽度的规定。

跟巴黎城市建设最密不可分的一个是工业化的现代生活,一个是印象派的崛起。印象画派之所以能成为划时代的艺术流派,跟巴黎的城市规划不无关系。随后新兴阶级的形成,保守思想和表现手法逐渐不在能满足大家的需求,对绘画也提出了新的要求。并且,周末的休闲生活成为了人们的主流,深入原野、游船、野餐、女性、孩子,也都为印象画派提供了绝佳的素材。这欣欣向荣的一切都是色彩革命的源泉。

今天您再去看那些名画,画上当年的街道、那种风韵,跟今天的巴黎别无二致。这就是巴黎让我着迷的地方。

⬆️皮耶尔·奥古斯特·雷诺阿作品

往昔越是灿烂、渊源越深,今天这一把火越是感慨良多!欧洲虽然是文明的丰碑,但却黯然失色多年。

法国总统马克龙因为这场大火,取消了原定于当天关于“黄马甲”抗议的的全国讲话,并发推称:

马克龙眼里的泪水还在打转儿,那边厢的川普大帝也坐不住了,

⬆️灭火,赶紧的!

虽然这场火,目前都说是意外,但做为一个在欧洲生活过6年、深爱不已的人,想起的远不止这些。

墨菲定律(Murphy‘s law)

美国一空军基地的墨菲上尉在研究事故中发现:如果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方式去做某件事情,而其中一种选择方式将导致灾难,则必定有人会做出这种选择。

这就是“墨菲定律”,主要内容有四个方面:

一、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二、所有的事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

三、会出错的事总会出错;

四、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

这其实都说明一个问题:事故肯定存在隐患,应该也出现过异常现象的苗头,只要一个隐患被堵住、一个征兆被提前发现,往往就能避免整个事故的发生。

这个世界,来不得半点侥幸的。很多时候,最糟糕的事情总会发生。

欧洲这些年糟糕的事情真是发生了不少,比如“黄马甲”。这些都是经济衰退的一个结果,我觉得欧洲经济衰退有两大诱因:移民政策和高度文明后的包袱。

⬆️这是欧洲人特别擅长讲的一类故事。在大是大非面前有审美、有人性,为了保护人或建筑,而不惜违反军纪。这固然是高度文明才配拥有的智慧,可是在现实面前,真的能有这种辨识度么?那希特勒是怎么洗脑的呢?

作为一个留学生,对欧洲的移民政策真是看不懂。美国留学生毕业之后还有个OPT,欧洲大部分国家是啥也没有,要么立即工作,要么立即打道回府。而这个工作的标准非常高,以我读书的比利时为例,我毕业2009年的要求大概是3千欧元的月薪。这个是个什么概念呢,我进入四大会计事务所的同学,工资应该是2000出头,那留学生要留下来,不但是要找到一个好工作,而且这个工作的支付方式也要是高现金流的,四大这种有补贴的就不符合,所以,这个门槛还是比较高的。其次,欧洲国家通常也不是移民国家,能办理工作签证的公司也并不多。

我所在读的学校是怎样一个学校呢,您想象一下77年恢复高考,第一届清华毕业生走在街头应该是什么个劲头?对,就是这股劲,如果知道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老奶奶一般会上来一脸爱抚地说,“那你一定是这世界上最聪明的人。”然后在教育上享有这种荣光的毕业生,却要想尽方法才能留下,比如再去注册个研究生,一边读书、一边找工作,然后逛荡个1、2年可能还是没办法settledown。

可是那边非洲的或者穆斯林的所谓难民却可以如入无人之境的举家定居。然后政府一般还会有个刺激人口的政策,一孩补贴多少、二孩补贴多少,一家生三个孩子,对物质要求不高的家庭,补贴基本够全家吃饱。这就是欧洲的移民政策。然后这些人的表现呢?勤奋工作的多数是白人,我们同班里流水地换黑人同学,几乎没有读书成功的。

我已经离开欧洲快十年了,毕业之后在欧洲的企业干了近10年,也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这些年,看到欧洲的负面新闻、昏招政策也是越来越多。欧洲是我的圣地,巴黎是我的挚爱,这里还有我未完待续的故事。

之前上学的时候,一位女友曾问我,“我生日的时候,男朋友亮出了2张去巴黎的火车票,我该怎么办?”我说,“当然是第一时间拎出最漂亮的高跟鞋,换上DVF的裹身裙,打包到巴黎,与心爱的人走在巴黎街头昏黄浪漫的灯光下,共饮一杯法式红酒。”可惜,那时我自己木有男票。

希望欧洲能早日走出现状,在当代的格局博弈下,焕发出新的光彩。而给当下的我们一个提示:不止要关心眼下的苟且,也要关心这个世界;一旦跟整个格局脱钩,偏安一隅,即使是躺在最先进的文明之上,也会日渐衰弱,难以把握的状况就会层出不穷。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今日热点新闻

©2019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