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美国需摒弃“恐惧主义”外交政策

美国需摒弃“恐惧主义”外交政策

  • 时间:2019/6/12 22:05:06
  • 来源:地球日报

来源:上海美国研究

美国《国家利益》期刊网站近日登载美国智库“国防优先”(Defense Priority)高级研究员丹尼尔·戴维斯(Daniel L。 Davis)的文章称,自“9·11”事件以来,恐惧已成为美国大部分外交政策的基础,即恐惧所有对手。这种“恐惧主义”往往会导致非理性和不合逻辑的政策,削弱而非加强国家安全,美国应在外交决策过程中践行建设性现实主义。

文章摘要如下:

恐惧渗入美国外交政策

前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最近在接受Axios网站采访时警告称,“拥核的朝鲜带来的威胁并非危言耸听”,特朗普必须“为动用武力做好准备”。冷静而全面的分析显示,这种军事优先的观点在华盛顿建制派中很常见,而且代表了一种有缺陷的思想流派,这种流派的准确名称是“恐惧主义(fearism)”。

自“9·11”事件以来,恐惧已经成为美国大多数外交政策的基础,美国人的生活因此变得更糟。对特定对手的恐惧被用来为一种世界观辩护,即保护美国不受任何敌人威胁的唯一方法是使用或威胁使用致命的军事力量。

美国几乎没有花任何时间考虑对手所处的环境及其历史、文化和地缘政治,也没有考虑其与美国之间的力量平衡。在很多情况下,如果美国不喜欢的国家拥有攻击美国的能力,“恐惧主义”就会辩称,美国应考虑使用军事力量来消除威胁。这种世界观也不会考虑目标国家的意图或其成功挑战美国的能力。

直至冷战结束,指导美国外交政策的一直是现实主义。现实主义并没有对各种威胁发出过分的警告,因为它了解美国相对于竞争对手的优势,以及其他国家通过制衡来应对威胁国家的能力。

由于“9·11”的创伤,美国摈弃了这一观念,取而代之的是对所有对手的恐惧。这种“恐惧主义”往往会导致非理性和不合逻辑的政策,削弱而非加强国家安全。美国害怕恐怖主义,担忧俄罗斯,畏惧中国,害怕伊朗、朝鲜、古巴和委内瑞拉。这些恐惧合理吗?一些恐惧是合理的,例如,恐怖主义是真实存在的威胁,但建制派思想家的恐惧程度太过夸张。

建设性现实主义代替“恐惧主义”

对美国软硬实力全面、细致和理性的分析,以及对任何一个对手的同样准确的评估将表明,要维护美国的安全和繁荣,有更加有效和划算的方法。对于已失败的“恐惧主义”理念,最好的补救办法是提出一种新方法:可称之为“建设性现实主义”。

与“恐惧主义”不同,建设性现实主义并不寻求任何使用武力的机会,而是通过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来维护国家安全。它将外交置于军事手段之上,以便问题在升级前得到解决。重要的是,它会考虑敌人的意图、伤害美国的能力及其与美国的力量对比,而不仅仅是看他们是否拥有某些武器。

在这个动荡不安、高度复杂的世界,建设性现实主义是指导美国外交政策以可承受的代价实现适当战略目标的核心框架。要维护美国的核心利益,至少要确立和保持以下战略目标:第一,保留一支强大、能够抵御任何敌人攻击的现代化武装力量,实现共同防御;第二,重视与其他全球参与者富有成效和建设性的互动,这意味着更加注重精明的外交策略,尽可能实现双赢;第三,最大限度地促进和维护和平。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高层领导人必须冷静地评估各种外国实体的长短处,确定它们是否打算采取合作、敌对或中立的态度,并将其与美国的经济、外交和军事能力进行比较。这样,美国的领导人就能够选择针对个别行为体的适当政策,更好地实现每个目标。

通过外交努力促使对手调整政策

如果华盛顿不断表现出使用武力为所欲为的意愿,结果往往会导致对手的决心更加坚定,而不是像外交努力追求的那样,促使对手调整政策,使其符合美国利益。世界上没有人怀疑美国使用致命军事力量的能力和意愿,美国目前展开的大量持久战争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如果政府认识到美国无与伦比的地缘战略优势——繁荣、充满活力的经济,最强的军队,强大的核威慑力量,有利的地理位置和弱小的邻国,就可以自由地改变美国与世界主要国家互动的性质,加强美国的国家安全,改善全球经济前景。以下是几个重要的例子:

朝鲜: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不想与美国开战,无意使用武器库来攻击美国或其盟友。确保美国安全的最佳途径是促进韩国与朝鲜和解,缓和紧张局势,使任何一方都不觉得受到威胁,并逐步朝着裁军的方向努力。

伊朗:撇开情绪不谈,完全可以用常规的核态势和军事态势来威慑伊朗。伊朗受到其他中东强国的制衡,且美国的欧洲盟友、俄罗斯、中国以及伊朗仍然是《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的缔约国,并将支持扩大互利协议或与华盛顿重新展开外交接触。总而言之,军事力量绝对是遏制伊朗影响力的最糟选项,也是最有可能失败的选项。

俄罗斯:俄罗斯不是苏联,其军事实力和经济实力相对有限,无力向西欧投射力量,也不会对美国构成直接的常规威胁。然而,俄罗斯确实有能力用核武器摧毁美国,因此,与其保持富有成效的关系符合美国的利益。

中国: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经济和防御性军事力量,但没有对邻国构成攻击性威胁,更不用说美国了。同美国一样,避免战争符合中国的利益。美国每年与中国展开数千亿美元的贸易,通过坚定而公平的外交接触,有可能为美国企业增加经济机会。

总之,美国应该摈弃破坏性的、极端保守的“恐惧主义”外交战略,转向一种更强大、更有效的建设性现实主义战略。未来,要么维持自“9·11”以来对美国不利的以恐惧为基础的外交政策,要么调整大战略以适应当今世界的安全挑战,进而实现美国繁荣。

本文编译自《国家利益》期刊网站文章America’s Fear-Based Foreign Policy Needs to Go;译者:沈凯麒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张骐

本文欢迎转载,转载时请在文首注明:

本文首发于上海美国研究

(ID:SIASWechat),转载时请注明原始出处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伊朗外交政策外交威胁美国

2019/9/20热点新闻

©2019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