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美国、中国和伊朗的三角戏

美国、中国和伊朗的三角戏

来源:“中美聚焦”

三年来,伊朗核协议(《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使伊朗不再受能源、金融、航运、汽车及其他领域的多边制裁。

美国政策的转变始于2016年底,当时国会把《对伊朗制裁法案》又延长了十年。这是给特朗普的单极立场打气助威。

但它会有哪些直接的经济影响和战略影响呢?

三个破坏稳定步骤的影响

从地区来看,特朗普的立场取向是在经济和地缘政治上倚靠沙特阿拉伯的支持(佐证是2017年与利雅得的1100亿美元军火交易),同时加强与以色列的安全关系。美国、沙特、以色列在中东利益的日渐趋同,反映的是对地区主导权的追求。

从最开始,特朗普的新保守主义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就敦促特朗普废掉《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并在2019年2月伊朗革命50周年纪念日前推动伊朗发生政权更迭。新的时间表虽然更加灵活,但老的目标还在。破坏稳定的三个步骤,第一是拒绝《联合全面行动计划》(施加法律压力),然后实行制裁(制造经济痛苦),进而找借口搞政权更迭(以“和平与民主”的名义进行军事干预)。

尽管存在着不足,但有关伊朗原油的数据还是能说明一些趋势。据OPEC统计,直到2012年制裁以前,伊朗的原油日产量仍有380万桶左右,制裁让产量下跌到300万桶。达成《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后,伊朗的石油产量迅速回升到400万桶。随着特朗普选举获胜,并决心颠覆伊朗政权,伊朗的石油产量又逐渐下降到不足370万桶(表1)。

表1 伊朗石油产量,2009-2019年(千桶/日)

如果伊朗的产量受到冲击,格外受惩罚的就是它那些最大的进口国,即中国、印度、韩国和土耳其,它们2017年占到伊朗石油出口的2/3,同样的还有日本、欧洲(意大利、法国)和阿联酋(表2)。所以,伊朗主要石油进口国对美方制裁作出的战略回应是非常重要的。过去6-12个月得到的石油采购数据显示,中国、印度和土耳其各自将它们的采购量减少了约25%,日本减少了20%,韩国则几乎全部停止采购。不过,伊朗“去向不明”的石油出口翻了两番。

表2 伊朗对各国石油出口,2017年(占总量百分比)

相反,进口的多元化状况可以反映出这些国家对伊朗的依赖程度。去年,对中国出口石油最多的国家是俄罗斯,接下来是沙特、安哥拉和伊拉克。这四大供应国占了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一半。伊朗占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6.3%,排在第七位。而印度最大的石油供应国是沙特、伊拉克、伊朗和尼日利亚,它们占印度石油进口总量的60%左右。其中伊朗居第三位,占印度石油进口总量的11%,这一比例相对来说比中国要高一倍(表3)。

表3 中国和印度的主要石油供应国,2018年(占总量百分比)

去年,全球石油进口采购的总金额为1.2万亿美元,反映了129个国家的强劲需求。亚洲国家占到全球进口总额的一半以上。最大石油进口国是中国(占石油总进口的20.2%)、美国(13.8%)、印度(9.7%)和日本(6.8%)(表4)。

表4 世界主要石油进口国,2018年(10亿美元,占总额百分比)

政权更迭策略的障碍

2018年5月,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联合全面行动计划》,并承诺要在2018年11月之前实施第二轮美国制裁。制裁的恢复让伊朗经济陷入了温和衰退,因为大公司不想冒被美国惩罚的风险,纷纷退出了伊朗经济。伊朗的石油出口急剧减少,货币大幅贬值。

欧盟和其他一些国家试图维持《联合全面行动计划》给伊朗带来的好处,希望将德黑兰留在协议中。从伊朗的角度看,这些努力是有希望的,但还远远不够。

以地缘政治来说,破坏伊朗稳定的目的,是扶植美国在中东主要盟友的地区霸权地位,尤其是沙特和海湾国家。从战略上说,制裁伊朗有利于那些主要石油出口国,也就是沙特、伊拉克和海湾国家(阿曼、科威特、阿联酋和卡塔尔),这些国家恰好也都是中国和印度重要的石油供应国。

不过,特朗普针对伊朗的鹰派计划是基于错误的假设。沙特和阿联酋有时候是可以提高产量,但并不总是如此。长期努力增产有可能进一步破坏市场的稳定。最重要的是,沙特(以及美国)所能提供的主要是“轻质原油”,不是“重质油”,但许多国家需要使用重质油来提炼油品,而这只有伊朗能够提供。

况且,反对美国单边主义的中国和土耳其,也许还有印度和一些欧盟盟国,将出于经济、地缘政治和发展等原因,设法绕过美国的制裁。虽然中国并没有严重依赖伊朗的石油,但它强烈反对单边的霸凌行径。

最后一种情况是,如果白宫把伊朗逼到墙角,那么伊朗可能会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没有哪个石油进口国或出口国希望这样。

特朗普政府以为,美国的军事优势、经济影响力和能源主导地位足以破坏伊朗核协议,改变伊朗政权。然而,美国的页岩油还不足以让它对国际社会的其他国家发号施令。而且,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美国卷入与伊朗的对抗是不必要的冒险。最后,22万亿美元主权债务和扩张周期的结束,也给美国的经济实力蒙上了阴影。

全球影响

《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促进了伊朗的经济发展,将对它的地区作用产生建设性影响。即使在委内瑞拉,美国的政权更迭努力也未能如愿,而伊朗有更强的能力和决心,在国际社会多数成员支持下捍卫自己在国际舞台上的权利。

从经济上说,对任何主要石油出口国的制裁,都会削减全球石油总产量,并提高原油价格。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石油价格飙升至每桶150美元。在暴跌到40美元之后,2010年初油价回升到100美元。由于美联储加息导致美元硬挺,仍然以美元计价的石油价格一度下跌到20多美元。从那时以后,美联储加息恢复正常,美元企稳,从而支持了油价的回升(表5)。

表5 石油价格,2000-2019年

直到上世纪60年代后期,美国一直都是石油出口国。过去半个世纪里,美国成为了一个石油进口国,这制约了它的地缘政治抱负。如今情况正在转变。对特朗普总统来说,美国的“能源霸主地位”不仅意味着经济实力,还意味着地缘政治实力。这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了美国为什么会对伊朗(以及委内瑞拉)采取咄咄逼人的态度和政权更迭计划。然而,美国的产量只占全球产量的15%,这使它改变全球石油市场的能力受到掣肘。

尽管大张旗鼓地威胁,但特朗普的白宫其实处境两难。如果不推动伊朗的政权更迭,它会被当成一个纸老虎,从而进一步损害美国在中东的信誉。如果实施暴力计划,其后果也许是长年暴力骚乱、地区动荡、全球前景脱轨,而油价将面临新的供给冲击。

原题:伊朗核协议:美国、中国和伊朗的三角戏

作者:

丹•斯坦伯克

Dan Steinbock

是Difference Group创始人,印度、中国和美国研究所(India China and America Institute)国际商务研究室主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和新加坡欧洲中心访问学者

本文作者系新浪国际旗下“地球日报”自媒体联盟成员,授权稿件,转载需获原作者许可。文章言论不代表新浪观点。

新闻标签:伊朗石油美国

2019/5/24热点新闻

©2019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