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15万股民哭晕:苦等3年等来400亿巨雷

15万股民哭晕:苦等3年等来400亿巨雷

  • 时间:2019/7/12 20:21:10
  • 来源:中国经营报

原标题:15万股民哭晕:苦等3年等来400亿巨雷!昔日骄子遭60亿封跌停,18个跌停刚开启?

沧海变桑田。

7月12日,停牌长达931天后,*ST信威(600485.SH)如约复牌。

*ST信威一字跌停,跌停板上超4.2亿股卖盘压顶,约60亿元逃命。信威最新流通盘为18.1亿股,相当于22%的投资者在夺命狂奔。股价为13.86元/股,总市值为405亿,机构预测或将有18个跌停。

根据报表,*ST信威表示,股票复牌后将继续推进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的各项工作。公司尚未取得乌克兰政府的反垄断审查批复,公司审计报告中无法表示意见所涉及事项尚未解决,重组推进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2016年12月26日,*ST信威因一份质疑公司“巨额债务”的报道停牌,谁也没有料到,15万股民再获交易之日,已经是两年7个月之后,而曾经身居上证50成分股的“天之骄子”,如今早已成为业绩亏损、债务压顶、持续经营存疑的“退市风险警示股”。

停牌期间,2017年4月27日,*ST信威开始筹划资产收购事项。

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方式购买实控人王靖控制的北京天骄航空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天骄”)控股权或北京天骄旗下资产——马达西奇。

但是,日前,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王靖持有的北京天骄3.634267%股权,由于信威集团与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相关诉讼,被执行保全措施。

重组标的现真身

那么,这场被上市公司精心筹划近三年的重组标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今年2月21日,乌克兰基辅邮报报道称,中国最终将成功收购乌克兰“动力沙皇”马达西奇公司。3月5日,乌克兰zanoza网站发布了一篇名为“中国人得到马达西奇公司控股权,计划同俄罗斯签订合同”的报道。

而这些文章中提到的“动力沙皇”马达西奇公司,就是*ST信威这场重组中的主角之一,报道中“将获得马达西奇控制权”的企业,是*ST信威的关联方北京天骄及其子公司。

“来头不小”的马达西奇公司是乌克兰最大的航空发动机制造商,也是当今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航空发动机制造商之一,曾为俄罗斯供应军用直升机和其他大型固定翼军机的发动机。

成立于1907年的马达西奇有着超百年的历史,前身是扎波罗热发动机制造厂,在涡轴发动机市场领域具有统治地位,占据俄制航空市场90%,在中小涵道比涡扇发动机市场中具有明显的优势,国际市场竞争力较强。

马达西奇公司LOGO 马达西奇公司LOGO 马达西奇公司LOGO

公开资料显示,马达西奇产品门类齐全,覆盖全型谱(涡喷、涡扇、涡轴、涡桨、桨扇)航空发动机;业务领域覆盖航空发动机的研制、生产和试验,以及航空发动机的服务支持及维修。

同时,马达西奇公司具备成熟的生产基地能够生产出地面使用的高质量工业装置,包括用于能源和输气装置的工业燃气涡轮机驱动装置,以及带有这些驱动装置的燃气涡轮机发电站和输气机组。

百余年来,公司累计生产100余款航空发动机,装配近100余款机型,产品遍布100多个多家和地区,产品使用累计超过3亿飞行小时。马达西奇公司的总体能力基本代表了俄制航空发动机最高水平。

此外,马达西奇公司、伊夫琴科-前进设计局与中国航空工业合作历史悠久,渊源很深。新中国第一台发动机,以及早期的初教-5、初教-6、运-7、运-8、水轰-5等飞机,后期的K-8、L-15教练机、AG600运输机,以及大规模引进使用的大型俄制直升机,都采用乌克兰产或测仿引进的乌克兰发动机。

目前,已引进在国内使用,由马达西奇公司生产的航空发动机达13款,共计超过1200台,且仍在继续批量采购。

在业绩方面,马达西奇呈现一定的波动,截至2017年末,马达西奇总资产为11.25亿美元,净资产为7.45亿美元(因此2018年财务数据审计工作尚未完成)。截至2019年一季度,*ST信威188.45亿元人民币(约27.42亿美元),净资产69.28亿元人民币(约为10.08亿美元)。

2015年-2017年,马达西奇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32亿美元、4.06亿美元和5.83亿美元,净利润分别为1.31亿美元、0.76亿美元和1.19亿美元。而*ST信威2017年、2018年分别巨亏17.69亿元和28.98亿元人民币(约为2.57亿美元和4.22亿美元)。

标的股份遭遇冻结

此前,由于乌俄关系恶化,马达西奇公司遇上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危机——失去了老主顾俄罗斯,随后,中国成为乌克兰的最大客户,中方也加强了与马达西奇的深度合作,北京天骄在此契机下登场。

根据公开信息,2017年、2018年,北京天骄及旗下天骄航空,与马达西奇公司合作了多款产品,并多次携重磅产品参与国内外的大型航展。

双方的合作日益密切,但北京天骄的收购工作却一波三折,其时至今日还尚未获批成为马达西奇公司的控股股东,马达西奇的股份更是被全部冻结。

从2017年5月开始,在前期工作的基础上,北京天骄就开始向马达西奇所在地政府申请反垄断审查批准(经营者集中审查),等待最终批复。

为此,北京天骄方曾多次与乌克兰国家(由乌克兰国防工业国家康采恩作为经授权的主体,代表乌克兰国家行事)就马达西奇的股权分配、中方控制问题、技术许可安排等事项进行交涉。

但2017年9月,乌克兰法院却下令冻结北京天骄所控制的一家离岸公司持有的马达西奇所有股权。

2019年6月19日,收购终于迎来了新进展,北京天骄及其子公司、公司和乌克兰国防工业国家康采恩(乌克兰国家授权代表),根据《合作协议》完成签署全套交易文件。

7月9日,乌克兰国家反垄断委员发布公示,就北京天骄子公司与乌克兰国防工业国家康采恩联合申请反垄断审查事项予以公示。

该公示通知中明确,中方公司将持有马达西奇公司超过50%的股权,以及中方将与乌克兰国防工业国家康采恩对马达西奇公司实施联合控制。

公示截止日为7月22日,之后乌克兰反垄断委员会将做出最终审核决定。北京天骄及其子公司在获得反垄断审查批准同意后,将作为马达西奇公司控股股东,充分行使股东权利,对公司日常经营及结果负责。

而对于目前被冻结的股份,*ST信威指出,根据与乌方签署的相关协议,针对该股权冻结事项已有相应妥善安排,可以确保公司重组计划不受任何影响。

上交所四大追问亟待回应

7月11日晚间,*ST信威公告,将于7月12日开市起复牌并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在7月7日晚间,*ST信威对复牌事项进行了预告。

在复牌之前,上交所也下发了监管函,要求*ST信威回答几大问题:

1、公司结合本次重组面临的不确定性,包括但不限于交易对象股份冻结、标的资产股份冻结、反垄断审批、审计报告非标意见等,充分评估继续推进本次重组的可行性,明确推进重组的各项时间节点。

2、全面评估公司目前实际运行状态,包括:公司及子公司实际生产经营状况,核实是否存在未披露的重大风险事项和异常情况;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成员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履职状态,各机构能否正常运作、有效决策;公司控制权的实际情况,说明是否存在影响公司控制权稳定的其他情形。

3、鉴于公司及子公司北京信威多个海外项目已发生大额保函保证金对外赔付,请公司客观、充分评估继续赔付风险,并结合债务偿还安排和流动性状况,明确风险敞口和应对措施。

4、目前,公司尚未按照前期约定,完成对北京信威的减值测试,并据此确定另行补偿金额。请公司明确减值测试工作的具体进度安排。

曾有分析师猛推信威集团,称董事长是人中龙凤

从wind来看,近几年写信威集团研报最多的是东吴证券。

在2016年的时候,东吴证券的分析师出了这么一篇研报,《信威集团公司点评:大国崛起的侧面(二),人中龙凤》的研报,给予该股“买入”评级。

报告中写到:

大国崛起的侧面正在逐步构建,王总真是人中龙凤:上面的每一个项目,都是难度极大,超出绝大多数人的想象。“烧不死的鸟是凤凰,烧的死的鸟就是烧鸡”。大国崛起,各个侧面都是要构建,至于资本市场,无需担心,跑得快,来的也快。最重要的是,说出来的豪言壮语,逐步兑现,欣喜的发现,兑现正在过程中。

实控人王靖持有股份已全被质押

*ST信威的现状确实不容乐观。

根据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4.99亿元,同比下降22.87%;净利润亏损28.98亿元。因2017年公司净利润也为亏损17.69亿元,同时又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信威集团起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此外,*ST信威的债务危机也颇为严重。

截至2018年末,*ST信威各项有息负债合计94.20亿元,其中:银行类金融机构借款24.99亿元,非银行类金融机构借款17.56亿元,发行债券本金(公募)19.97亿元,发行债券本金(私募)13.77亿元,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1.8亿元,非关联单位借款0.65亿元,关联单位及自然人借款2.48亿元,非关联自然人借款2.99亿元。

涉及交叉违约的金额为76.94亿元,已经到期且正在协商展期的金额为21.01亿元。

若公司特殊的内外部环境不能按照预期得以有效改善,未来公司将不能有效降低现金质押担保的比例,或者出现买方信贷客户无法归还贷款情况,公司可能面临担保代偿风险及资金压力上升,从而进一步加剧公司流动性的问题。

同时,审计机构还表示,无法判断公司未确认相关预计负债的原因是否合理、减值测试过程是否合理、坏账准备计提是否适当等。

截至到2019年一季度末,*ST信威实控人王靖所持的股份已全部被质押。

15万股民苦等近3年,基金下调:最多18跌停

停牌的期间,上证50已经涨了30%,不知道持有信威的股民内心做何感想:

停牌期间,*ST信威的股价定格在14.59元,市值在400亿左右,背后是坏消息不断,净利润连续两年为负,2018年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15万股民,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钱“长期投资”在这只股票上,被牢牢锁住无法动弹。

多家基金公司纷纷对信威集团的股票估值做出调整,最近一次为华东一家基金公司自2019年5月29日起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ST信威”股票进行估值调整,调整价格为5.84元,接近信威集团停牌前14.59元/股的18个跌停板。

*ST信威停牌近1000天,多家机构踩雷。首先从前十大流通股东来看,证金公司与社保基金赫然在列。按当前价格计算,持股市值分别为近7亿元和2亿元。

回顾:*ST信威的奇葩故事

能够停牌近1000天,在A股虽然谈不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但也是排名前三的。

目前A股停牌时间比信威长的只有两家公司,分别是*ST新亿深深房A。

而信威集团又有什么“过人之处”呢?

1、曾经的A股最大借壳案

而成立于1995年的北京信威曾是大唐集团旗下核心资产之一,开发出了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通信系统SCDMA、TD-SCDMA和McWiLL(多载波无线信息本地环路)三大线通信技术标准。但2007年至2009年的连续亏损,迫使北京信威在2010年进行了改制和股权重组,由董事长王靖接盘。大唐集团减持退出,公司驶入民营化并扭亏为盈。

2013年9月26日晚,中创信测披露重组预案,信威通信拟巨资借壳中创信测。一共超过300亿元的资金与资产,注入仅11.71亿元市值的壳公司。这一罕见的“大象借小壳”交易是近年A股体量最大、融资最多的重组案例之一。

这场重组在当时长期低迷的二级市场,引起轩然大波。随后公司估计连续涨停。

同时控制着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公司等20余家企业、在全球35个国家开展业务的王靖令外界颇感神秘,而其资本运作手法也因彼时北京信威业绩狂增而引发关注。

根据北京信威披露的财报,自2009年年底王靖重组北京信威后的近3年时间里,北京信威经历了7次增资扩股,营业利润率和净利润等财务指标亦随之飙升。其中,营业利润率由2011年的52%、2012年的58%增至2013年上半年的90%,净利润同步从2011年的5.69亿元、2012年的4.91亿元增至2013年上半年的16.79亿元。

对于这一资本市场鲜有的“蛇吞象”案例,舆论界众说纷纭,质疑者认为,信威通信远高于行业水平的利润率匪夷所思,而且其巨额应收账款可能成为“黑天鹅事件”;而支持者则认为,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McWiLL无线通信技术,因成本结构优于行业水平,未来将为信威带来更为可观的巨额利润。

2、神秘实控人王靖

据公开资料显示,*ST信威董事长兼总裁职务由法人王靖担任,该上市公司主要经营业务包括,监测维护系统及测试仪器仪表、智慧医疗养老社区、数据通信服务等。早年,在王靖的掌舵下,*ST信威,市值曾经突破2000亿元,并一度被纳入MSCI中国A股指数。

有媒体曾用“横空出世”来形容王靖。

王靖吸引全世界的目光,是在2014年开挖尼加拉瓜运河,总投资500亿美元。根据协议,王靖的私人公司香港尼加拉瓜运河开发投资有限公司将在尼加拉瓜开挖一条运河,连通太平洋和大西洋。此前王靖通过当地电信投资,认识了尼加拉瓜总统丹尼尔·奥尔特加,运河建成后,王靖的公司将获得100年特许经营权。

开挖运河、当运营商还不够宏大,王靖希望打造一个低轨卫星星座系统。2016年8月,信威披露拟以2.85亿美元收购以色列通信卫星运营商SCC100%的股份,将这家上市公司私有化。

在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王靖不愿谈及其财富积累的细节,他用了成语“集腋成裘”来形容这一过程。尼加拉瓜运河的巨额投资,据称也与王靖在信威集团的资产完全无关。在国际舞台上,这位年轻的商人被称为“神秘大亨”。

媒体报道,他强调自己是一名“普通人”,“父亲是普通工人,缠绵病榻11年,2010年去世,母亲已经退休,此外还有一个女儿”。对2010年以前的人生,他总结为“在香港学习金融投资,在柬埔寨开金矿”。

出生于1972年12月的王靖,曾公开介绍,自己出生于北京,曾在江西中医药大学就读中医专业。

王靖个人完全控股的大洋新河曾经还设想在乌克兰克里米亚投资100亿美元建设深水港项目,根据媒体的报道,大洋新河一度与乌克兰基辅水利投资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并且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只不过因乌克兰局势骤变,上述项目最终可能难以实现。

2015年6月30日,信威股价达到历史高点67.95元,较借壳时的股价上涨5倍。王靖也跻身《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统计的全球前200名富豪之一,净资产102亿美元。

截至到2018年末,王靖持有*ST信威8.57亿股,而这部分股份已被全部质押。

3、一篇报道引发了近1000天的停牌

信威集团于2016年12月26日开始停牌,而停牌的原因则是源于一则媒体报道——2016年12月23日,网易财经刊发的《信威集团惊天局:隐匿巨额债务,神秘人套现离场》报道。

报道称,经走访发现:让信威名声大振的柬埔寨业务,从2011年到2015年累计贡献30亿元收入,占信威收入超过八成。但在当地,这家运营商已处在破产边缘,手机和电信服务都无人使用。

这让公司股价当天跌停,导致信威集团收到上交所的部询函。对于这则报道,*ST信威曾表示,“报道描述与公司实际情况严重不符”,随后公司股票与债券均于26日紧急停牌。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者:杨坪)、(中国基金报 作者:泰勒 江右)、(中国证券报 记者:欧阳春香)、证券时报e公司等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股民停牌

2019/10/24热点新闻

©2019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