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从“猴子”到“老鼠” 美国种族歧视从上到下根深蒂固?

从“猴子”到“老鼠” 美国种族歧视从上到下根深蒂固?

  • 时间:2019/8/14 19:03:08
  • 来源:地球日报

美国华人

第1575篇文章

歧视是黑人贫困的根源。在黑人与财富积累之间有一座翻不过去的山。

撰文:溪边愚人

(Image courtesy of Steve Bott | Flickr)

前不久,不少美国人被一则新闻震惊到:美国国会档案馆最近公开的一段尼克松总统与当时是加州州长的里根的对话录音,在对话中,里根称黑人为猴子——这是众所周知的特别侮辱黑人的语言,而对话发生于1971年——人们以为如此明目张胆的种族歧视已经不存在的年代。

特朗普总统推文,无端造谣说黑人议员Elijah Cummings所代表的巴尔的摩老鼠泛滥。

其实,美国白人对黑人的歧视是从上到下根深蒂固的。2016年总统竞选时,特朗普一吹白人至上的狗哨,3K党不是马上就出来游行了?在走入2020大选之际,特朗普变本加厉,不停地挑衅少数族裔的国会议员,先是盯着4个新当选的少数族裔女议员,后又一再针对黑人议员Elijah Cummings连续发推,说黑人集中居住的地方,如Cummings所代表的巴尔的摩,老鼠泛滥。这不符合事实对特朗普来说一点也没关系,他知道他的跟随者都会相信,而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在特朗普的语境中,黑人或少数族裔就像瘟疫一般。而这恰恰证明了他深得种族歧视的精髓:黑人不仅是低等的,而且是像瘟疫一般带着邪恶、病毒,所到之处都会被污染、感染,所以必须避而远之。

黑人买房的历史,就是这种歧视的真实写照。

罗斯买房

参加了二战的黑人克莱德·罗斯(Clyde Ross)战后决定逃离种族歧视严重的南方,于1947年来到芝加哥定居,因为在这里,他可以有尊严地在街上行走。

罗斯成为Campbell‘s Soup的品味师,有稳定的收入。结婚生子后,他距离那个时代的中产只有一步之遥了——买房。

克莱德·罗斯(Clyde Ross)2014年在他千辛万苦买下来的房子里接受采访。(《大西洋月刊》视频截屏)

1958年,罗斯和他的妻子在芝加哥西区的繁华社区北朗德尔(North Lawndale)以“合同”方式买了一个房子。所谓“合同”买房,就是不经过银行,直接从房主那里买,贷款由房主提供。罗斯买房合同中除了与贷款相关的条例外,还包括这样的内容:

买主在完全付清房贷之前不是房产的持有人,房契依然在卖主名下。一旦买主不按时付“房贷”,合同就终止了。卖主除了继续拥有房子,同时囊入怀中的还有买主的首付和每个月的付款。

在合同期间,房主(卖主)不负责任何房屋的修缮问题,一切由买主自理。

罗斯买的那个房子,是当时的房主在6个月前以1.2万美元的价格买下的,但卖给罗斯的价格是2.75万美元!

在罗斯搬进新家三个月后,锅炉爆炸了。按照合同,换锅炉的责任完全落在罗斯身上。买了高价的房子,还是高息贷款,每一笔开支都是挑战。

2014年记者采访他时,已经91岁的罗斯依然住在芝加哥,屋里摆着他的骄傲——社区服务的奖状和他孩子穿长袍戴毕业帽的照片。当记者问起他买房子的事情,罗斯岂止是往事不堪回首:

我们感到很羞愧。我们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们是那么傻。我离开密西西比,逃脱了那里的一个困境,却又在这里走入了另一个困境。这是多么愚蠢?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是那么愚蠢。当我发现自己陷入这样的困境时,我问自己,“怎么可能?”

你知道,如果我是像我们中的一些人那样暴力的话,我可能会想去伤害某些人。我甚至无法照顾好我的孩子,我没有足够的钱照料他们。你很容易就会被这些白人击垮。没有法律(保护我们)。

罗斯为什么会走入这样的陷阱?他真的是傻吗?

听说过Redlining吗?

对不少人来说,Redlining是个陌生的词。

根据维基百科,Redlining(划红线),是美国和加拿大有系统地拒绝为某些社区或社区居民提供各种服务。最出名的划红线的例子就是拒绝为黑人社区提供金融、银行或保险等服务。拒绝提供房屋贷款就是其中的一项。

HOLC(Home Owners‘ Loan Corporation,业主贷款公司)1936年的费城安全地图。从右下角的符号标示可以看出,红色代表危险、有害,而这些都是低收入地区,也是联邦住房管理局拒绝提供房屋贷款保险的区域。(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作为罗斯福新政的一部分,1934年的“国家住房法”(National Housing Act of 1934)等一系列法案促成了FHA(Federal Housing Administration,联邦住房管理局)的建立。FHA的目标是改善住房标准和条件,其手段是以提供房屋贷款保险来稳定抵押贷款市场。因为有政府担保,这样的房屋贷款几乎就是稳赚不赔的生意,银行自然愿意做。

在罗斯福新政之前,银行提供的房屋贷款都是高额首付,而且必须10年还清。新政的福利是,房贷还期为20至30年,首付也不高于10%。FHA政策的直接效果就是低息和低首付贷款,这其实是政府提供的一种福利。1930年,只有30%的美国人拥有房产。而到1960年,自己有房子的超过60%。买房成了美国梦的标志。

但是,因为划红线的实践,FHA将黑人社区指定为政府担保抵押贷款的禁区。就是族裔混合的区域,FHA也不担保任何新开发项目的贷款,哪怕该区域只有一户黑人家庭。

掠夺者趁虚而入

政府这样的政策必然造成黑人社区的衰败。同时也很自然地鼓励白人逃离有黑人的区域。而一些有一定资产的人则看到了掠财的机会。

这些掠夺者的策略为:吓跑白人,尽可能廉价地买下他们的房子。然后将房子高价卖给黑人。对白人叫唤“Blacks are coming(黑人来啦)”是他们惯用的吓唬手段。

黑人也希望买房,也希望积累财富。得不到正规的房屋贷款,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以合同的方式直接从房主那里买。但因为这不是一个正常的房屋买卖市场,买主几乎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筹码,往往是以2倍、3倍于房产的价值买房,贷款利息也特高。而合同的内容就如罗斯买房的情形一样,是掠夺式的,卖方除了敛财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些掠夺者还与买房律师等沆瀣一气,合伙以各种手段欺诈黑人,比如,对一些有规范限制的建筑,他们谎称房屋没有任何违规,而当市政检查人员发现问题时,根据合同,一切责任都是买主的。

其实罗斯不傻,他曾经设法从另外一个不是被划红线的街区获得房屋贷款,但被告知没有可用的资金。事实是,只是因为罗斯是黑人才无法获得资金。罗斯通过合同买房,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罗斯不是孤立的个例

像罗斯一样走入陷阱的黑人无数。

Howell Collins以2.55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投机者以1.45万美元买下的房子。

Ruth Wells设法付了一半价钱的首付,以期获得一个比较公平的贷款。没想到等待她的是凭空出现的保险账单——这是卖主在Wells不知情的情况下强加的。而稍有购房常识的人都知道,首付占了房价的一半,哪里还需要买贷款保险?这是卖主帮助卖保险的一起敛财。

从1930年到1970年,芝加哥黑人购房者中85%是通过“合同”购买的。

以前,歧视是以“个人化”方式体现的:要歧视黑人,必须一个个人地对待。是划红线这种方式,使得歧视政策化,系统化,市场化,所以危害尤其严重。直到1968年“公平住房法案”(Fair Housing Act)的通过,划红线才成为非法。但对黑人来说太迟了,黑人社区差不多都已经衰败了。

斗法

黑人不甘于被掠夺,组织起来与白人斗法。

1968年,罗斯加入了芝加哥南部和西部黑人房屋买主的一个组织——合同买家联盟,对合同卖家提起诉讼,指责他们获取不公正的利润。他们前往卖家居住的豪华郊区,敲他们邻居的门,告诉他们邻居那些合同的细节以羞辱卖家。他们还拒绝继续付给卖家房贷,而是把钱放入一个托管账户。合同买家联盟最后达到552个家庭之多。

联盟认为卖家剥夺了买家“第十三和第十四修正案下的权利和特权”,因而对卖家提出赔偿诉求。此外,联盟要求法院裁定被告“故意和恶意行事,并且恶意是这一行动的要点”。

这场官司一直打到1976年,陪审团判联盟败诉。被媒体问及为什么这样判时,陪审团第一号陪审员(foreman)说,布朗诉教育局(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等案的判决制造了社会混乱,他就是希望该案的判决能够有助于结束那样的混乱。

一句话,黑人争取平等在他看来是社会混乱。

552个参与官司的家庭中,106个谈判成功:他们或者拿到了正常的贷款,或者因为已经超额付款直接拿下了房子。(《大西洋月刊》视频截屏)

该诉讼虽然没有获得任何赔偿,但这个官司以及买家停止付款给卖家的行动,迫使合同卖家坐下来与买家进行谈判,结果是,合同买家联盟的106位成员或者获得了正常的贷款,或者因为早已超额付款,直接拿下了他们的房子。罗斯成为少数谈判成功的买家之一。

但是,与每一个幸存者相对应的,有成百上千甚至更多的人失去了一切,他们连参与官司的机会都没有。

几组触目惊心的数字

当年没有料到的是,打官司的一个副产品是收集了大量的证据,成为今天研究房屋买卖历史的资料。根据芝加哥黑人合同买家联盟诉讼案提供的证据以及其它来自某些学者的资料和市政记录,今年5月,一项关于芝加哥房市的研究发表了一份报告。

研究人员用所获资料里的数据,计算出每一个黑人家庭最终付出的款额总和,再与用正常的贷款渠道,以正常的市场价买房做比较。他们把所有能够找到的1950年到1970年期间的黑人房屋交易加起来,得出的结果让人难以直视:以2019年的美金计,黑人家庭总共多支付了32亿美元到40亿美元!

而这种掠夺行为一直没有停止,只是手法不断在“与时俱进”。70年代发生的涉及当时刚刚合并的FHA和HUD(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一个全国性的系列大丑闻,几乎就是历史的重演。

当时政府推出“1968住房和城市发展法案”(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 Act of 1968),为低收入家庭买房创造条件:信誉良好的低收入家庭只需要拿出200美金的首付,就可以贷款买房。FHA和HUD的经办人员看到了赚钱的机会,就与经纪人、投机者相互串通一气作假,低价买房,然后评估人员估个特离谱的高价,比如将价值5千美金的房子估价为2万,让买主享受FHA保险的贷款买房。买主看到有200美金首付的买房机会,很容易就中了圈套。高价买房后,很多人最后无法保住房子。

该丑闻最后在全国范围内致使24万套房屋被遗弃或毁坏——足够给100万人提供住房。而这里受害者又基本上是黑人。

黑人永远是首先的经济掠夺目标。都知道2008年的次贷危机吧,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早在危机爆发之前,黑人就已经被掠夺了。次贷是在把黑人市场做得差不多之后,才转移到白人身上的。

根据“公平经济联合会”(United for a Fair Economy)2008年的报告,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前的1998年至2006年期间,黑人已经在次贷中损失了价值710亿美元至930亿美元的房屋财富。研究人员称这个灾难性的净值损失是“近代历史上有色人种最大的财富损失。”

上面所述的情况,受害者基本上都是黑人,而获利者几乎是清一色白人。所以这代表了财富从一个族裔到另一个族裔的转移。

也许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样的大量财产转移居然就发生在十多年前。

翻不过的山

划红线所造成的经济掠夺,使黑人很难积累财富。有稳定收入的黑人,无法像同等收入的白人那样过上中产的生活。就是中上阶层收入的黑人一般也不是住在中上阶层社区。纽约大学社会学家Patrick Sharkey的一项研究发现,年收入10万美元的黑人家庭所居住的区域,通常更接近年收入3万美元的白人家庭所住区域的水平,这意味着他们的房产无法与同等收入的白人获得同样的保值。

因为划红线,黑人被圈死在自己的社区;又因为不得不付出超额代价买房,即便能够保持住房子的黑人也无力维护房子的良好状态,于是,整个社区进入恶性循环,这种区域的房子很难保值。也因为在这样的区域,他们的下一代无法得到良好的教育。一代又一代,黑人逃不脱贫穷。。。。。。

芝加哥的一个黑人居住区。很多这样的区域,原来是白人为主的,但黑人在这里买房后,白人就都搬走了,最后变成黑人区,整个区域也逐渐衰败。(《大西洋月刊》视频截屏)

划红线只是黑人无法享受政府优惠政策的一个例子。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二战后推出的G.I。法案,也是基本上对合格黑人的申请不予批准。该法案让二战退伍军人享受政府资助的免费大学教育、工作技能训练和低息购房贷款等。别忘了,本文前面提到的罗斯就是二战退伍军人,他也曾试图申请正常贷款而不得。

黑人贫穷,不是不勤奋,不是不吃苦耐劳,也不是没有稳定收入,而是因为个人根本无力抗衡全面的、系统的歧视和经济掠夺。在他们和财富积累之间,有一座翻不过去的山。

事实上,直到今天,黑人买房依然比白人难。本系列还会继续讲这方面的故事。

结语

从本文所述数据和事实中可以看出,黑人买房的历史,就是被歧视、掠财的历史。而白人就是将黑人看作瘟疫般隔离开,隔离不了就逃离有黑人的地方。当今的美国,白人与黑人大部分还是割据而居,显性、隐性种族歧视依然处处可见。

2020大选,黑人问题,女权问题必然成为焦点议题。靠吹白人至上的狗哨赢得2016大选的特朗普,现在已经是明目张胆地推宗白人至上,他也特别擅长唤醒人性中恶的成分。当他在推文中说“是人都不会愿意住在那里”时,其中有恶毒的种族歧视的暗喻——住在那里的都不是人了。

美国平权之路走到今天,既有长足进步,也还征途漫漫。我们必须警醒的是,每一点进步都值得格外地呵护。从里根的“猴子”到特朗普的“老鼠”,都是在告诉我们,种族歧视的阴魂从来没有散过,一不小心,就可能走回头路。人性中有些东西是很难彻底去除的,所谓“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同是美国总统的杜鲁门在这方面倒是做出了榜样的行为。

一辈子没有完全消除对有色人种歧视的杜鲁门,听从理性、良心的呼唤,在1948年就以行政令的方式废除了种族隔离。虽然美国直到十多年后才通过了平权法案,杜鲁门当时所表现出的良知与勇气,就是今天都尤为珍贵。

希望2020的大选也是良知战胜邪恶!

参考资料

https://www.theatlantic.com/magazine/archive/2014/06/the-case-for-reparations/361631/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19-06-17/how-housing-finance-enriched-whites-at-expense-of-black-borrowers

https://rapacityinblue.tumblr.com/post/99045083394/then-in-1972-a-real-estate-scandal-of-national

https://www.nytimes.com/2009/09/13/opinion/13ehrenreich.html?pagewanted=print

撰文:溪边愚人

本文由作者授权原创首发于《美国华人》公众号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美国

2019/12/7热点新闻

©2019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