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览新闻>疫情下的他们|体育媒体人:减薪、坚守与加速转变

疫情下的他们|体育媒体人:减薪、坚守与加速转变

  • 时间:2020/4/15 9:21:48
  • 来源:新浪体育

笼罩在新冠疫情的阴影之下,全球体育赛事纷纷按下暂停键。

在运动员与体育爱好者之间,作为桥梁的体育媒体人无不受到影响。擅长发问的他们,这一次的“采访对象”变成了自己——在裁员失业的大刀落下之前,如何自救?与新浪体育一起,听听他们在“抗疫时期”的故事与思考。

(2020东京奥运会延期至明年举行) (2020东京奥运会延期至明年举行) (2020东京奥运会延期至明年举行)

国际乒联媒体主管(亚洲):全员减薪,跟媒体的距离更近

2004年,加盟中央电视台已经两年的周到,开始报道乒乓球项目。此后的十余年间,她参与过3届夏季奥运会、14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等大型赛事。2019年7月她被正式任命为国际乒联媒体主管(亚洲),继续与乒乓球的不解之缘。

提起疫情给近期工作带来的影响,电话那头的她顿时提高了音量:“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多的通知!”

周到介绍,由于疫情处于动态变化之中,国际乒联需要及时与国际奥委会、各成员协会等沟通。“以前国际乒联跟媒体有距离感,我们发的东西大家没有这么关注,现在有一些决策都是通过官方进行发布的,官方消息变得更为重要。”但这对仅4人组成的国际乒联中文媒体团队来说,意味着更大挑战,“因为发这样的通知跟发一般的文章不一样,必须字斟句酌,还要符合中文的语言习惯和表达方式。这段时间以来,我们的工作反而增加了。”

(周到,中国乒乓球届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人之一) (周到,中国乒乓球届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人之一) (周到,中国乒乓球届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人之一)

如今的她,一方面陷入愈发忙碌的工作中,一方面内心也颇为迷茫:“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工作范畴了,(笑)先把能想得到的事情做一下吧,我把自己定位为给大家解决问题的位置。”

3月初,周到专程从新加坡飞赴卡塔尔公开赛。当时全球疫情变得严峻,仅有新华社和央视记者出现在多哈前方,而且他们均为当地的驻站记者。马龙谈捐款、王楚钦谈解禁……每次采访过后,她都会及时将录音和视频发至国际乒联媒体群,“我自己也是媒体出身,如果不去想办法找内容,大家怎么办呢?写什么,发什么呢?”

这个包含35人的群里,涵盖电视、网络、纸媒以及自媒体平台,均为长期报道乒乓球的专项记者们。当时包括《体坛周报》、搜狐体育、新浪体育等多位记者,还自发将录音整理成文字再分享回群里。非常时期里,大家不再是抢头条、抢独家的竞争对手,而是同舟共济的战友。

这让周到很是感动:“疫情期间,我们的工作增加了,但跟整个媒体的距离更近了。虽然来自不同的公司、单位或媒体团队,大家反而更加团结了。从来没有见过氛围那么好,大家争先整理录音,就像是一个团队。人性的东西是很闪光的。这听起来很高大上,但大家都能感觉到,真的挺感动的。”

正是在这个媒体群里,还发生过一次“秒删通知”的意外事件。

(国际乒联官方通知世乒赛再次延期) (国际乒联官方通知世乒赛再次延期) (国际乒联官方通知世乒赛再次延期)

受疫情影响,2月下旬国际乒联通过执行委员会讨论决定,将原定于3月22日至29日在韩国釜山举行的2020世乒赛推迟到6月21日至28日举行;4月初,世乒赛再次被推迟,新赛程暂定于9月27日至10月4日。

周到回忆第一次决定推迟世乒赛时,整个团队正在釜山跟韩国乒协主席、雅典奥运会男单冠军柳承敏开会,“刚开始我们还发出通知,言辞凿凿地说不会变,但就在我们发出通知的十几分钟之内,比赛场馆周边就确诊了两例。所以我们突然删掉了通知,当天晚上就做出推迟的决定。”

全球疫情带来的影响,还体现在媒体人的收入上。4月2日,国际乒联宣布全体工作人员自愿降低2020年薪酬,全力以赴共渡难关, “大家都同意,应该这么做的,这不是我们一家,是所有人都面临的问题。”

(疫情之下,国际乒联的新探索) (疫情之下,国际乒联的新探索) (疫情之下,国际乒联的新探索)

现阶段, 6月30日前国际乒联的所有赛事已经宣布暂停。但他们在世界乒乓球日,推出“宅家乒乓”的主题活动;打造出“史上最长乒乓回合”短片……来填补赛事空档期。“媒体人的机遇?我不知道,用乒乓球的术语来说,现在大家都在打防守!但是每个人都在努力。我现在的希望就是9月世乒赛如期举行,希望国际间的旅行能恢复,运动员能回到赛场上。”周到说。

关于未来,在采访前刚结束英语课的她,鼓励自己更勤奋些:“世界已经改变了,没人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我们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个灾难一定会过去。这个时间段,适合思考、适合计划、适合学习。做更多的事情,是为了迎接未来,我们要准备好去面对这个已经改变的世界。”

《中国体育》乒羽频道主编:乐观看待机遇,加速转变

与周到一样,担任《中国体育》乒羽频道主编的彭友同样是记者出身。2009年,他创办《乒乓》杂志,在中国乒乓球领域深耕多年后于2018年加盟《中国体育》zhibo.tv。

彭友坦言:“疫情打乱了我们整个工作模式,因为赛事是最为核心的,所有报道内容都是围绕赛事本身产生的。在全球体育赛事停摆的情况下,焦虑确实有,但是这种焦虑看你用什么心态来看待。站在我的角度,从体育项目来讲,足球篮球才是大项,但是疫情给了综合体育脱颖而出的机会。”

再过几天(4月18日),由他构思策划再到执行的“张继科PK侯英超挑战赛”,将与乒乓球迷们见面。彭友开心分享说:“可以说是全球第一!从赛制的设计、互动环节、盈利模式……都是第一次纯粹地结合互联网基因而制作的比赛。”

(彭友(右一)与同事在2019中国乒乓球公开赛演播室) (彭友(右一)与同事在2019中国乒乓球公开赛演播室) (彭友(右一)与同事在2019中国乒乓球公开赛演播室)

疫情爆发初期,《中国体育》先是为乒羽用户免费延续了一个月的会员期。但随着国际乒联暂停6月30日前的所有赛事,世界羽联宣布“冻结”世界排名并暂停8月前的世界巡回赛等,他们开始陆续推出一系列原创节目,包括直播教球类的《乒球私房课》;从理性角度分析谁将出战东京奥运会的《陪国乒战东京》;引发网友热议的《张继科侯英超攻削大战》,还有《乒乓“战疫”星连线》等。

在彭友看来:“作为版权赛事的直播平台,球迷通过我们可以第一时间关注比赛,可以看到赛前赛中赛后的报道,这在(疫情)之前已经非常成熟。在整个大环境处在茫然悲观的时候,我们不能盲目等待。有没有机遇?这次的疫情让我们加快马力去探索,加速了我们的转变。”

但他也介绍,其实只有《星连线》是真正因为疫情而诞生,“其他都在我们原有范围之内,只是时间节点的问题。《陪国乒》早在春节前已经准备好,原计划5月份结合东京奥运会推出,现在整个拍摄制作周期提前了。”而张继科的比赛,更是他探索体育娱乐化的一大尝试,“多年一直在筹划,但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点去推进。”

疫情下的他们|体育媒体人:减薪、坚守与加速转变 疫情下的他们|体育媒体人:减薪、坚守与加速转变

近年来,真人秀节目火爆,“体育+综艺”的模式让越来越多的体育明星,成为综艺节目的嘉宾。但简单生硬的组合,让彭友为运动员感到心疼:“体育永远是花边,是配角。借此我们希望把体育真正变为核心,同时附加综艺、真人秀的元素在里面。如果没有疫情的大背景,没有体育停摆的大背景,就算我们做这样的尝试还是会被淹没掉。”

“除了服务《中国体育》的用户群体,我们还有责任去推广这个项目。像继科,他是毋庸置疑的流量担当,但如果NBA、足球赛事正常举行,乒乓球想要突围是很困难的,还是很难形成足够大的泛体育效应。如今户外运动无法进行,乒乓球比赛在演播室就能完成、人员是可控的优越性,就凸显出来了。对我们来说,我们更为乐观地看待疫情下的机遇。” 彭友说。

澎湃新闻:“我的第一届奥运会,被延后一年举行”

聊起东京奥运会话题,在澎湃新闻体育部工作快五年的记者李琼直呼:“令人头大。”

疫情初期,她对外界讨论奥运会延期或取消的声音,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去现场报道奥运会,心里挺期待的。<b>直到后来,加拿大、澳大利亚这些国家真的退出了,我才第一次感觉到——噢,这届奥运会被我奶死了……我的第一届奥运会,最终被延后一年举行。”

跃跃欲试的心情,逐渐被失落焦虑代替。

“前期我们做了很多准备、走了许多麻烦的流程。但是没办法,在疫情面前,国际奥委会和日本所做出的决定我还是很理解的,毕竟什么也比不上人的生命和健康。就算奥运会现在照开,我也不敢去了。”从日本回来后安心备孕的计划,也被打乱,“我真不知该怎么办了。等明年奥运会结束,我年纪更大了,不等的话还能搭上奥运会这趟车吗?我现在很矛盾。”

(澎湃新闻李琼生活照) (澎湃新闻李琼生活照) (澎湃新闻李琼生活照)

李琼算了算,近几年保持着平均每月至少出差一次的工作节奏,“原本今年是奥运年,我要去的比赛更多。以前觉得每年比赛太多了,跑都跑不过来,现在想想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疫情大规模爆发后,全球的体育赛事几乎停摆,我跑的条线网球、乒乓球、羽毛球和游泳也是一样。”

尽管如此,今年年初她还出差过两次,均为1月中旬之前在深圳举行的世乒赛直通赛和国际泳联冠军系列赛,“之后,我除了过年回家就再也没有踏出上海半步。这次疫情对体育行业的影响很严重,我甚至认为比餐饮行业还严重。记者要多跑多看,与采访对象面对面沟通,这样稿子才更生动。但现在,我只能坐在家中客厅的餐桌上,打开电脑,苦思冥想一个个虚无的选题。”

比赛停了,工作仍要继续。“没了比赛,不得不转换思路。我们开始从疫情出发,写一些与之相关的体育新闻,以及一些围绕奥运会延期的策划。这些远比平时的赛事报道难得多。你必须想方设法联系采访对象,且透过冰冷的电子设备,比如微信和电话,去和不那么熟悉甚至都没见过的采访对象聊天,这一点挺锻炼人。而且疫情让许多事情变得敏感起来,有时候采访被拒绝真是备受打击,当然我表示理解。”强烈的危机意识更提醒着她,这些选题以及采访资源总有用完的一天,“到时候该怎么办?这要比应对奥运会延期,更令人头疼和焦虑。”

比赛停了,生活更要继续。李琼明白:“现在也只能让自己乐观些。比如,我报了驾校;工作方面就仔细打磨一下稿件,让它至少在逻辑和文字上有所进步。疫情总会过去,就算今年没比赛,但往后的三年,体育领域将迎来大爆发——东京奥运会、欧洲杯、北京冬奥会、卡塔尔世界杯,还有多项单项世锦赛……还会担心没稿子写吗?只是现阶段比较难一些。所以有时候真的需要耐得住寂寞,人生不就是如此?起起伏伏。谁能预测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自媒体:内容骤减,不再熬夜 静候8月赛事重启

3月25日,远在成都的自媒体人陈雒城找回微信公众号“雒城体育”,重新激活后发布了第一篇文章:《羽球名将戴资颖奥原山口厨艺大比拼 看看哪家未来的媳妇最贤惠?》

 (陈雒城(右)采访乒乓传奇邓亚萍)  (陈雒城(右)采访乒乓传奇邓亚萍)  (陈雒城(右)采访乒乓传奇邓亚萍)

这位曾经的省级纸媒一线体育记者,自2015年起开通企鹅号、百度百家等自媒体账号,如今坚持下来的是头条号。在那里,陈雒城同名账号的粉丝数接近10万,以报道田径、游泳、乒羽等综合体育项目为主。

传统纸媒出身的陈雒城有着扎实的文字功底,自媒体经历让他在捕捉新闻热点上独具慧眼。2019布达佩斯世乒赛期间,他撰写的《日媒:华裔女裁判误判导致女双丢金 日本乒协已向国际乒联递交抗议书》,单篇阅读量达到227.4万,创下去年该账号的最高阅读量。

陈雒城分析认为:“自媒体凭借稿件质量以及阅读量说话,体育新闻稿件的撰写、热点需要紧跟赛事走,有重点赛事才会有相当规模的关注度。目前所有体育赛事几乎都停摆了。这对体育报道来说 ,是最直接性的影响。作为体育报道的自媒体,在没有赛事的这段时间,可写的内容骤减,稿件关注度也与去年有天壤之别。”

(自媒体人陈雒城的多篇爆款) (自媒体人陈雒城的多篇爆款) (自媒体人陈雒城的多篇爆款)

近几年他保持的自媒体生活节奏,也随之改变。

“最大的不同就是几乎不用再熬夜,甚至很多时候晚上也不再上网看新闻或写作。”但他直言辛苦耕耘,是自媒体日常所必须的,“工作模式与以往类似——每天早上起来,依次浏览相关官方信息源,以及主要网站,筛选、评估新闻线索价值,做出判断后再进行创作。尽管浏览新闻、创作时长比以往有所缩短,但精力和关注度方面,几乎还是保持原来的模式。”

“疫情之下每个行业都在坚持,即使现在工作量和工作强度比去年明显偏低,我相信绝大部分一线的体育报道工作者依然会选择坚守。因为相信疫情会有结束的一天,所以我的焦虑感不是很重。很多体育赛事,需要国际旅行畅通才能正常恢复,因此也能预感到未来较长的一段时间会是现在这种状态,内心反而相对平静些。目前看来,最乐观的估计是,8月初会有一些赛事陆续重启。”

“作为一名体育新闻工作者,至少我觉得我们的2020,对去年肯定是很怀念的。”陈雒城说。

(何霞)

查看更多本文相关资讯:新冠肺炎乒乓体育媒体人疫情

2020/7/5热点新闻

©2020 纵览新闻 www.zonglanxinwen.com

纵览新闻热点,阅享图文之胜。

var _hmt = _hmt || [];(function()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ttps://hm.baidu.com/hm.js?0aeb9a8c71fc057327dc53dcbde2846b";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